很久很久以前的女朋友,突然打電話給我,不知道為什麼就談起很久很久以前的事。

「其實,那時候,我離開你的時候還是很愛你的,連我自己到現在都弄不清為什麼要離開你。」她說。

我拿著話筒,沉默無言,苦笑,正如我到現在都找不出被背叛的原因。聽著那段話,非常的陌生,好像來自異域。

她又說:「改天,找個時間,我們一起喝咖啡,談談以前的事。」

「我看不必了吧!」

我聽到自己非常冷漠的聲音,我因為這冷漠而心痛,因為我平常從不冷漠的。

掛了電話,我孤獨地坐在燈下,看著桌上一朵非常孤單的百合花,百合花如此純淨、優美、芬芳,有著近乎透明的細膩質地。

心情竟有如潮水,洶湧起伏。

這世界,能愛百合花的人很多,能珍惜那純淨、優美、芬芳的品質的人很稀有,這是百合花顯得如此孤單的原因。

口裡說出相愛的話語是何其容易,心裡真正相知與疼惜是多麼艱難呀!

人要「一合」都不易,何況是「百合」呢!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