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鄉間的庭院,一個老人帶我去看一棵百年的含笑花,說那是他的父親親手栽植的。

那百年含笑的高大使我大吃一驚,因為我們平常看到的含笑花只有幾尺高,百年的含笑花竟有兩三丈高。

更令人驚奇的是,那棵高大的含笑,花朵開得密密麻麻,香氣之盛有如一座香水工廠,方圓幾尺的地上都被潔白的含笑花瓣舖滿了。

我想到小時候家裡種的幾棵含笑,盛開時,我最喜歡摘一些放在鉛筆盒、放在書包、放在口袋中,走到哪裡就香到那裡。

含笑花的香有滲透力,有時春天過去很久,含笑都謝盡之後,鉛筆上還留著春天時含笑的香味,使我寫字時有著歡喜的心情。

正在出神的時候,聽到老人說:「這百年的含笑開得和它第一次開時一樣的香,我如果能像它一樣,百年之後也能含笑歸土,就好了!」

我說:「阿伯仔,這沒有什麼問題,你一定可以含笑歸土的。」

老人笑了,笑得就如一朵含笑花,那麼潔白、純真,散發著香氣。

「不管生命的歷程變成怎樣,我們每天每天都要含笑開放,讓香氣飄揚呀!」——看著老人的笑,我心裡這樣想著。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