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從美國回來,我問他:「這次最想做的是什麼?」

「如果能吃到楊桃、蓮霧、釋迦、甘蔗、柿子、批把就心滿意足了。」

我說:「這簡單,但現在是秋天,恐怕吃不到蓮霧和枇杷了。」

接下來的許多天,我們開著車在台北尋找水果,當我們買到楊桃的時候,朋友迫不及待就在街邊吃了起來,他的臉皺成一團,顯然楊桃是很酸的,可是他臉上的喜悅滿足卻令人感動。

朋友說:「我在國外時,做夢都幾次夢見自己是在吃楊桃,醒來時才知道那就是鄉愁呀!」

後來,我們一起吃了釋迦和甘蔗,又在夜市買到許久未見的紅蓮霧,每次看朋友陶醉的樣子,我就想到這些只是平常的水果,但卻像征了故鄉最可貴的部分,彷彿飽含了叫作「故鄉」的汁液,可以治思鄉的疾病。

朋友出國以後,我時常去市場買這些平常的水果,吃著吃著,就會思想起朋友那喜悅滿足的表情,那些平常的水果也就有了非常深刻美好的滋味。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