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到一種小如壘球的西瓜,皮色翠綠、果肉深紅、清涼勝雪、滋味如蜜。

像我這麼喜歡吃西瓜的人,每次看到有新的西瓜品種,總會迫不及待地買來吃,每次吃總有一些驚喜。

二十年前第一次吃到黃肉的小玉西瓜、十五年前第一次吃到澎湖西瓜、十三年前第一次吃到無子西瓜的情景,都還歷歷如在目前。

在二十年前,台灣的人大概也難以相信我們的水果會有這麼大的改良,我們在市場上看到的芭樂、蓮霧、木瓜、楊桃、梨子、柚子、哈密瓜、芒果、荔枝、番茄等等,幾乎沒有一種不是改良的結果,並且樣樣都很好吃。

就好像小紅西瓜,從前的人一定難以相信紅西瓜可以這樣小巧,這樣好吃,而且一年四季都有。

我每次出國,最想念台灣的就是水果,在回台灣的飛機上,只要想到水果攤那紅紅綠綠的美麗畫面,感覺就要醉了。

吃小紅西瓜的時候——這西瓜的名字叫紅菱——我不禁感恩那些為品種改良而奉獻心力的人,有了這種感恩之情,感覺西瓜的滋味更鮮美、更元氣淋漓了。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