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東的朋友開車帶我到海濱,因為椰子正在盛產,而我們都是愛喝椰子水的人,朋友說:「如果不到海濱吃椰於,台灣的椰子就太昂貴了。」

我們找到一家海濱的農戶,他有幾甲地的椰子,他一邊幫我們開椰子,一邊說:「好險呀!今年經過幾回颱風,以為椰子會被吹落,沒想到長得更結實。」

然後,老農夫若有所思地說:「椰子樹努力地生長椰子,是對風雨最好的抗議了。」

我們大吃一頓椰子,又載走一車椰子,回程的路上,我一直回味椰子那清涼的滋味,也回味著老人說的話。

對於文學的沒落,一個作家努力的寫作就是最好的抗議。

對於惡意的攻汗、詆毀,一個作家的作品就是最好的抗議。

對於那些貪婪,卑鄙的人,提升自己作品的境界就是最好的抗議。

椰子樹的天職是把椰子長好,作家的責任是寫出好的作品,不論風雨或陰晴。

其實,也沒有什麼好抗議,椰子樹長那麼高,一般人只能在樹下比手畫腳!

對於無畏的椰子樹,所有的風雨都是掌聲和贊美的變調!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