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場航道客滿,我乘坐的飛機機長宣佈,在桃園上空盤桓三十分鐘。

坐我身邊的老先生一直抱怨,我說:「阿伯仔!坐飛機這麼貴,現在有人免費帶我們空中觀光,是多麼難得的事。」

老先生專心地看著窗外的風景,露出微笑,使我也感覺到春天的台灣,在桃園上空,特別的美麗。

降落航道的感覺真好,既欣賞了風景,也抵達了目的地。

我們的生命歷程,最好的當然是起跑、起飛,順著既定的航道,然後在目的地安然降落,而時間最好也是一秒不差。

可歎的是,在大部分起飛之後,才發現航道既不是我們原訂的,降落的地點也時有改變,縱使能一切順利,與我們同機的人也一定是與我們有情有緣的人,而抵達之時,往往也是「鄉音未改,須毛已衰』了。

大部分生命的過程,其實都像是在空中盤桓、飄浮,找不到降落的航道。

在盤桓的時候,最容易令人心浮氣躁,無所適從,自認倒媚,卻很少人想到,早一點或晚一點降落又有什麼要緊呢?

再進一步想,在盤桓的時候,假如我們能心情安然,看看盤桓時的風景,像團聚在空中的白雲,懸掛在遠方圓滿溫暖的太陽,以及那清澄無染的藍天,還有從空中看來,特別遼闊、青翠的我們的故鄉……那麼,偶爾的盤桓又有什麼掛礙呢?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