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裡有一對夫婦在叫賣檸檬:「三斤二十元,三斤二十元——檸檬大俗賣。」

我隨著人群圍過去看,覺得三斤二十元太便宜了,大概不會有什麼好貨色。

青翠的檸檬被堆滿在卡車上,我小時候種過檸檬,因此一眼就看出那是很好的檸檬,果皮薄軟、顆粒飽滿、外表光滑、水分淋漓的樣子。

我邊挑選檸檬,邊不可置信地問道:「你這檸檬賣這麼便宜,成本啖收得回來?」

賣檸檬的是一位中年的漢子,臉上有農夫的風霜,他笑著說:「我今天開車出門的時候,正好有一個人車倒一車檸檬,我就停車去幫他撿。」

他對我說:「少年仔,這檸檬太俗了,我不想撿了,讓你撿去賣好了。」

說完,他就開車跑走了,我只好把檸檬車來這裡賣,本來要隨便讓人捧走,但想到我檢檸檬也要工,汽車也要油錢,所以大俗賣,三斤二十元。

買檸檬的人聽了全笑起來,農夫的太太聽了也忍不住噗哧笑出聲音,拍著丈夫的肩膀,對顧客說:「今年種檸檬,了得塗塗塗,還有心情講這些笑話。」

由於農夫夫婦的開朗,大家都把同情轉化為敬佩,加上檸檬實在太便宜了,一車檸檬很快就被清掃一空。

我回家一邊喝清涼的檸檬汁,一邊想到農夫講到車倒檸檬的神情語調,心裡很感動,彷彿在盛夏中也有清涼。

我們生活中偶爾會有悲苦,但對那些有幽默感的、能挺身迎向悲苦的人,悲苦只是一陣涼風吹拂。

「歷經萬般紅塵劫,猶如涼風輕佛面。」

真的,檸檬是最酸的,可是加了一點蜂蜜,沒有任何飲料可以和它相比,生活的悲苦彷彿檸檬的酸,幽默的態度則是蜂蜜,使最酸的檸檬汁也有著美好的滋味。

小人物在生活裡也能練出幽默的心,這是無可懷疑的。

你看看市場裡有一塊大招牌:「種西瓜的自殺了,西瓜一斤五元,包開包甜,不甜免錢。」

其實種西瓜的並沒有自殺,那賣西瓜的人就是瓜農。

你聽聽賣成衣一件九十九元的人,他怎麼叫賣:「阮頭家跑路去大陸,薪水沒發給我們,只好把成衣廠的衣服拿來抵工錢,免本的,只收各位走路的工錢。」

仔細問問,他八成是自己口中跑路去大陸的頭家。

那清晨就出發、從鶯歌挑著杯碗來賣的老人,一個杯子只能賣五元;那從宜蘭坐火車挑著自種的絲瓜與竹筍來賣的婦人,一條絲瓜只賣十元;那坐著輪椅沿路叫賣抹布的、失去雙腿的人……這些人不發一語,他們堅毅的臉容就使我感動。

因此,每次我對生活感到意興闌珊的時候,就會走到人潮穿流的市場,去看看小人物的生活場景,他們在這混亂的社會堅持著生命的意志,用寬廣的心來包容失敗與踐踏,實在是生活裡打破了底線的結果。

這時候,我的心就會像春天的草木重獲生機,與那些卑微的人站在共同的土地上,準備開新的花,結新的果實。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