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打電話來,叫我下次回去時再買兩罐大的胃散回家,因為上回我買的胃散已經吃完了。

「怎麼會呢?我不是才買回去沒多久嗎?」

媽媽說:「因為那些囡仔都愛吃胃散,平時都吃著玩,很快就吃完了。」

聽媽媽講起,我們小時候也喜歡吃胃散,一人吃一兩匙,胃散沒兩天就吃完了。

大約是三十年前,台灣鄉下醫藥不發達,因此家家都在牆上掛一個大藥包,裡面就有綠瓶子的胃散,葫蘆形狀。

那時大概是沒東西吃的緣故,總覺得胃散的味道很好,含一口吞進喉嚨,「心涼脾肚開」,一股涼氣沖入腹內,另一股涼氣則沖出鼻孔,真是過癮極了。

由於兄弟都喜歡吃胃散,爸爸無法可想,最後把藥包掛在大廳的橫梁上,這樣除了老鼠之外,大概只有貓吃得到了。

但是我不死心,有一天用梯子爬上橫梁,一手掛在橫梁,一手去摘藥包,結果失去重心,當場從一丈高的屋樑上跌下來,屁股痛了,一個星期都不能坐椅子。

藥包還是掛在橫梁上,再也沒有人敢去拿了。

我一直還是懷念胃散的味道,幾年前在偶然的機會買到一種胃散,味道和小時候吃的一樣,療效也很好,就介紹給媽媽吃,沒想到哥哥的孩子們也喜歡吃呢!

我們的童年時代,物質匱乏,沒有什麼可貴記憶,但生活的小事中也有許多深刻的事物,例如胃散就是。

這使我在很小很小就知道生活的一些秘方:即使在看來卑賤的事物中,也有一些珍貴的滋味。

因為,這世界原本沒有什麼卑賤的事物,只有卑賤的心才會看見卑賤的東西。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