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所有的小學生寫作文、日記、周記,一開始都是「光陰似箭,日月如梭」。

其實,那時候很多人沒射過箭,也沒有見過織布的梭子。

到四年級,我們的導師才嚴格規定:不論是作文、日記、周記都不准用「光陰似箭,日月如梭」,要使用那些平常看得見的東西來形容。

一時之間,光陰和日月就變得很熱鬧了。

例如光陰似魚,日月如鳥。

例如光陰似水,日月如雲。

例如光陰似風,日月如電。

也有說光陰似蝴蝶,翩翩飛去;日月如蜜蜂,一次只留下一些甜蜜的回憶。

從此,創造力大開。

一直到四十歲以後,才知道光陰和日月都是快到無法形容和譬喻的。

偶爾想起寫「光陰似箭,日月如梭」的童年歲月,自己也開心地笑了。

光陰似箭,是火箭;日月如梭,是太空梭。

光陰還是似箭,箭箭穿心。

日月依然如梭,梭梭滴血。

「日歷,日歷,掛在牆壁,一天撕去一頁,使我心裡著急。」

想起小學的一課課文,現在沒有日歷可撕了,心裡才真的是著急。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