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多前,老友C君事業家庭兩得意。

奮鬥多年後,終於在一個以白人為主流的公司,坐上老總寶座。

同一年,獨生子拿到哈佛大學的入學許可。

在許多人眼中,他的人生似乎十全十美了。

有一天,C君開完會上廁所,突然發現血尿,並且持續了好幾天,到醫院檢查結果是腎癌,住院手術治療後,癌細胞暫時獲得控制,但預估壽命不超過兩年。

那天上午,帶了一束C君平日最喜愛的香水百合到醫院探視,他神情委頓地勉強半坐,往日的意氣風發無影無蹤,拉著我的手,吃力地笑著說:「老天跟我開玩笑呢!這回,可是再努力…恐怕也沒用了…」

話沒說完便咳了起來,咳到驚動醫生趕來。

我乘機走出病房,強忍的淚水像串珠般落下。

過些時候C君病情穩定後,便把工作辭了、房子賣了,帶了妻子移居台灣。

離開美國的那一夜,我趕到機場送行。

身形已然清瘦許多的他,依舊拉著我的手笑著說:「以前,總以為我想要的東西,只要努力就一定可以得到」,「可是,忙了半輩子,才發現原來這個世界,除了抽象的情,其實,所有看似具體的東西,沒一件真正屬於我,包括這副臭皮囊…」,C君拍拍自己的肚子接著說:「所以,以後的每一天,我都要學習為我愛的人、愛我的人認真的活下去。」

我獻上滿滿的祝福,遠遠地望著他倆的背影,從人群中緩緩消失。

年中返台,一份知名雜誌介紹全島頗具水準的民宿,目光立刻被一張圖片深深吸引,潔白無瑕的香水百合花田一望無際,一座歐式閣樓坐落其中,彷彿置身一個虛擬的世界,民宿的主人正是C君。

車子蜿蜒台灣北部山區,清晨的山嵐緩緩升起,將層層蒼綠的山脈點綴得益加淒迷。

抵達民宿時,C君夫婦已在大門口立候多時,夫婦變得黝黑精實,笑容璀璨如夏日陽光。

C君夫婦熱情地引導我參觀整個民宿,占地大約八、九畝,除了雜誌中刊載的香水百合花田,還有一汪搖曳生姿的蓮花池,紅、白、紫的色彩,嬌嫩的讓人不忍移步。

小徑穿梭在充滿奇花異草的樹林間,每個轉折,都存在一個驚喜。

閣樓的四周全是大片玻璃落地窗,主人似乎不想讓屋內的任何一個房間,錯過山水天地的任何一件精華。

「你…全然康復?」剛進屋坐下,我便問道。

「沒有!只是期限早到了,祂還不肯收回去,」C君笑著朝天上指了一指,「現在連醫生都弄不清,反正現在多活一天,就賺到一天,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快樂過…」,我看到他臉上滿足的笑容。

「以前在美國工作,每天處理各種危機和挑戰,生活總是處在有成就感但不快樂的狀態,心靈更是漂泊無依,而身上的責任總讓自己欲罷不能,這一病,生命彷彿找到了缺口,才發覺學習放下並不困難,追求簡單的快樂其實也很容易!」

告辭C君時,夜已深沈,山嵐又起,環顧四下縹緲,車窗反映著自己的身影,突然驚覺,有一天輪到自己繳回這副皮囊時,生命中又有多少事情,真正值得咀嚼?

對於生活的大覺大悟,難道也必須等待一個生命的缺口?





這好像是在說我一樣,我也是拖著臭皮嚷,渡過沒有明天的日子!

您如果不好好愛護自己,也許下一個就是您!

我認識一個房屋仲介小姐,年紀只有28歲,她很敬業,也很專業,每天很努力工作,除了賣房子之外,她還在師大路一家手機行打工,我們附近的鄰居有買手機或買賣房子都會找她幫忙。

我很欣賞她的熱心,很想要她當我的媳婦。

但就跟兒子不來電!

無奈!

這兩個月來,就比較少看到她,前天又看到她在手機店裡工作,於是就特地等她,跟她聊聊,結果聽到一個嚇人的訊息:她說最近常跑醫院!

我問她:「是什麼病?」

她說:「國泰醫院要她馬上住院開刀。」

我說:「有那麼嚴重嗎?需要我介紹台大醫生嗎?」

她說:「我也有台大醫生開住院單給我,要我兩星期後住院開刀!」

我問她是什麼病?

哪位醫生?

她說:「梁金銅醫師。」

我就問她:「梁醫師是台大大腸直腸科主任,他是好人,那妳要趕快住院呀!」

她說:「我怕痛!」

我再問她,妳是直腸還是大腸有問題?

她說是:「直腸!」

我再問她:在直腸什麼位置呢?多嚴重?」

她說:「2公分的地方,直徑4公分,還沒切片,國泰醫生說是:從外型判斷可能是癌症!」

我說:「那不是跑出來了嗎?很不舒服嗎?」

她說:「當然不舒服!」

我看她還不打算住院治療,於是又介紹她到附近一家肝膽腸胃科診所(和平醫院的醫生)看診!

多聽一兩個醫生的意見總是好的,否則像我一樣,開完刀後醫生告訴我:「李先生!恭喜你不是癌症!」

那我要不要揍他?

告他?

我的胃呢?

因離肛門只有2公分如要開刀,肛門可能會被拿掉,還沒結婚的28歲女孩子,以後要怎麼辦?

她說就是工作壓力,吃飯不定時,喜歡吃油炸、臘味,青菜、水果吃得太少!

每天熬夜,睡眠長時間不足,時常便秘,三四天才大便一次,也時常拉肚子!

大便無法成形,有時用力大便會有血絲出現!

但工作忙,就沒去看醫生!

您看了以上,要不要改變生活方式?

祝您身體健康!

萬事如意!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