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心無相,相逐心生;有相無心,相隨心滅。」

這句話說明:

一個人的相貌是會隨著他的心念善惡而改變的。

縱使他現在已經有了兇惡的面相,可是他卻經常起慈悲心,那凶相不久便會轉化為吉相。

反過來說,縱使他現在滿臉福相,如果他不知行善積德,經常起貪愛和憎恨的念頭,那福相便會逐漸消失。

所以,心是面相的樞紐,看相不如看心。





富貴之人的行為心相有三十六種:

1、明知當官辛勞,卻仍然願意為人民的公僕,服務大眾。

2、做事剛柔並濟。

3、欣慕善行,親近君子。

4、有美好的食物會分送他人。

5、不靠近小人。

6、時常積陰德,給人方便。

7、從小能幫忙治理家務。

8、對來乞求的人,不生厭噁心。

9、克制自己,利益他人。

10、不促成惡事,不嗜愛殺生。

11、聽到或遇見事情,心不驚慌。

12、與人約定,不會失信。

13、不輕易改變行持和操守。

14、睡前常靜思自己的過失。

15、勇往直前,不耽心過去,也不為往事沾沾自喜。

16、不讓人產生憎恨心。

17、不文過飾非,不掩飾自己的缺失。

18、為人做事圓融周到。

19、受人惠恩和幫助不會忘記。

20、心量廣大。

21、不欺善怕惡。

22、憐憫救濟孤兒、寡婦和急難的人。

23、不幫助強人欺侮弱者。

24、不忘故舊的情誼。

25、常做有益公眾福利的事業。

26、不多說話,不打妄語。

27、得到別人的贈與,常心生慚愧。

28、談吐井然有序,聲音輕柔。

29、當別人正在言談時,不插話。

30、時常談論善事和別人的優點。

31、不嫌棄粗衣淡飯。

32、隨時隨地表現適當的方圓曲直。

33、聽到善言善事,行之不倦。

34、瞭解別人的飢渴勞苦,而且時常加以體恤。

35、不掛念他人的舊惡與前隙。

36、故友有難,竭力濟助。

做到上面三十六項,將來(或來世)便可以位極人臣,長壽善終。

如果做不完全,則福禍相折;做得越少,福祿越差。

做到三十項的人可以榮登刺史(相當於現代的省主席),做到十項以上的人,可以做上縣令或輔佐官,做到五項或七項的人也會大富。





一念仁善,頓改貧夭

裴度是唐朝人,年輕時,一貧如洗,在鄉下的私塾中以教書餬口維生。

他的學問雖然淵博,無奈時運不濟,屢試不中。

有一天,他走到街上,經過一座寺院,看見一行禪師正在替人相面。

他等大家都走了以後,才去請教自己的面相。

一行禪師熟視良久,說:「你天生賤相,今生不但沒有希望考取功名,而且眼光外浮,縱紋入口,是一種乞食街頭、飢餓而死的相!我看你甭考了!」

裴度聽了,心裏非常傷心,整天垂頭喪氣,連教書都無精打采。

數天後,裴度到香山寺去漫步,看見寺裡有一位婦人跪在佛前,喃喃祈禱,禱告完畢,匆匆離去。

裴度看見案桌上有一個包袱,解開一看,是非常貴重的物品,一個翠玉帶和二個犀帶。

他想:這一定是剛才那一位婦女所有,於是坐著等待失主。

到了下午四點鐘,那位婦女滿頭大汗,氣喘吁吁,匆匆地進門,掃視案桌一遍,不禁哇然大哭。

裴度上前問她,婦人哭著說:「家父病重,家產當盡,昨日我請到名醫,略有起色,所以今天早晨,我趕去親戚家,借到一條玉帶,準備典押借款,做醫藥費。我行經此寺,順便入寺祈禱,不料心急匆忙,忘記攜走玉帶,等我到了典鋪,才發現遺失玉帶。我沒有錢,家父一定無法活命,尚有家母和弟妹待養,我不知道怎麼辦才好!」說完,又大哭起來。

裴度奉還原物,婦人拜謝而去。

裴度回家途中,又遇到一行禪師。

才走離數步,一行禪師呼喚裴度轉身,對他說:「你必定做了一件很大的陰德,我看你的容貌,蛇入口變為玉帶紋,不但不會餓死,而且將來有無量的福報,可能會出將入相!」

裴度怕一行禪師諷刺,回答:「愛說笑!大師說話怎麼前後矛盾呢?」

一行禪師回答:「七尺長的身體不如一尺長的臉,一尺長的臉不如三寸長的鼻子,三寸長的鼻子不如一點心!」

裴度笑著說:「人心怎麼相呢?」

一行禪師回答:「要知天上意,須在雲中取,要知心內事,須辨眼中神。你積了陰德,目光不浮,紫氣貫睛,口角紋長過陂池這部位,而且鬍子均勻變美。做了陰德,臉上的相便會有所改變,你必定享受極貴的福祿無疑!」

於是,裴度就把剛才在香山寺,拾還玉帶的事告訴一行禪師,禪師也嘉許他的善行。

那一年,裴度便考取進士,由於官運亨通,過了十多年,他升任「博辦大學士」(相當於今天的副行政院長),不久,又升為首相。

他升任首相的經過非常曲折:裴度起初奉朝廷的命令,出使蔡州,向諸軍宣達政令,回到朝廷後,裴度向朝廷呈奏攻取叛賊的書狀。

王承宗和李師道等叛賊計謀阻擾蔡州的援軍,因此暗中潛伏京師,刺死掌握大權的重臣,而且殺害了宰相武元衡。

他們三度用劍襲擊裴度,第一劍,砍斷了鞋帶,第二劍刺中裴度的背部,卻只劃破了他的內衣,第三劍輕微刺傷裴度的頭部,恰巧他戴了氈帽,所以劍傷不深。

正當叛賊追殺裴度時,裴度的隨從王義,抓住叛賊而呼叫,叛賊回身用刀砍斷王義的手,裴度才能逃脫。

由於裴度逃走過於倉促,不小心掉落溝壑中。

叛賊以為裴度已經死了,所以才捨離而去。

皇上說:「裴度能夠脫險,全是天意(其實是他的福報)!」

於是命令裴度為「淮西招討使」,而平定了淮西的內亂,並且封他為「晉國公」,經常奉命出使邊地諸國。

四夷的君長,一定會詢問裴度的年齡相貌,由此可見中國和夷族對他是多麼敬畏和佩服!

裴度事奉四位皇帝,始終表現了很好的品德。

他有五個兒子,也都被朝廷賜封爵位。

(評)裴度在香山寺拾獲貴重的玉帶,看見遺失玉帶的婦女來了,才把玉帶奉還她。

那位婦女感動得流出眼淚,拜謝他,裴度笑著說:「你還是儘快回去救令尊吧!」

後來精通面相和命理的人告訴他:「閣下積了陰德,前程萬里,不是我所能預知的!」

裴度遇到叛賊,三度被砍殺而沒死,這豈不是韓愈所說的:「盜賊砍不死,是神在扶持嗎?」

其實,這正是裴度良好的品德所造成的。

為什麼裴度還玉帶這件事能使他轉短命為長壽,變貧贱為富貴,而且得到這麼大的福報呢?

因為君子和小人的差別就在一個貪念。

裴度的心比較清淨,不但對他人所遺失的貴重物品無動於衷,即使生死的問題,他也能置之度外。

他心量寬廣,所以福德也廣大。

如果他真的以歸還別人的遺物,心中一直慶幸自己擁有很好的德行,甚至向人大肆吹擂,那麼他所得到的福報也就微少了。





捨財助人,凶相消失

清朝光緒年間,杭州有一位非常出名的算命先生,名叫陳七。

由於他的面相術很靈驗,所以大家給他取了一個「鬼眼七」的雅號。

當時杭州有一位富商名叫薛二。

他邀了兩位朋友去看相。

「鬼眼七」這位相師判薛二的第一位朋友說:「你秋季後會陞官!」

判第二位朋友說:「你一個月後會得財!」

相師看了薛二,大吃一驚,說:「你面有灰泥的顏色,恐怕逃不出五十日會斃命,可能活不過中秋節啊!」

薛二的第一位朋友是衙門的文書。

有一天,他行走山路時,聽說巡撫大人到山中打獵,他就駐足觀賞。

不久,看見一隻大灰熊追趕一個人。

他為了救人,在路旁撿起木棍,直撲上前,與大灰熊搏鬥起來。

過了一會兒,又來了好幾位軍爺,才合力把大熊打死。

事後才發現:大灰熊所追的人就是巡撫大人,巡撫大人為了感謝他的救命之恩,便保他升為一個小縣的知縣。

薛二的第二位朋友是一位秀才,他的祖父病危,通知在外的子孫回來送終,並且吩咐家人:誰先回家,就把後花園所埋的五千兩黃金送給他。

由於這位秀才的孝思很濃,所以連夜趕回故鄉;他到了家門,祖父尚未斷氣,立即贈送他五千兩金子。

薛二眼看跟他一齊面相的兩位朋友都已應驗,認為自己大概難逃惡運了,於是拿出錢財,廣行善事,造橋路,施棺施藥。

他想:死亡遲早會來,我有什麼好擔心和憂慮的呢?

有一天,薛二到錢塘江去散步,看見一個人好像想投江,薛二立即上前,把對方抱住,並且問他輕生的原因。

他回答:「我名字叫胡瑞,是揚州人。我集中數位兄弟的資金來杭州買貨,不料昨夜一陣颶風,使貨船沉沒,我雖保住一條小命,但想來想去,無顏返回故鄉,不如一死了之,所以才想投江自盡。」

薛二聽了,好言相勸,並且捐助他二千五百兩銀子。

胡瑞請薛二留下姓名,薛二堅辭不肯。

中秋節過後半個月,薛二在街頭漫步,又遇到相師鬼眼七。

鬼眼七驚訝地說:「薛先生!你臉上灰泥色不見了!你應死不死,必定做了大善事,將來還會得上壽呢!」

這時候薛二心裏才明白「相從心轉,為善保壽」的道理。

他對相師笑笑,說明原委,並且感謝他指點。

後來,薛二一心向善,活到九十歲才無疾而終。





修堤興學,相貌顯貴

溫汝適,別號坡,是廣東省順德縣龍山鄉人,乾隆四十九年考取進士。(他尚未發達以前,相師說他這一生只能做到四品官)。

乾隆五十九年,廣東的至大堤圍崩決。

溫汝適因為丁憂返鄉,目睹百姓流離失所。

他知道修築堤防不是一件易事,依照舊例都依據田地大小徵稅,可是他不完全依照以前的方法,他勸順德縣的富豪,捐資完成堤防的修築。

除此之外,他又設立義學,樂於行善助人。

後來,他回到京城,那位相師看了他的面相,很驚訝地說:「你回鄉一定種了許多福德,不然面相和骨格怎麼改變許多呢?你可以升上兩品官了!」

溫汝適把經過告訴相師,相師笑著說:「相由心生,你的前程不可限量啊!」

後來,他歷任廣西、四川和山東的主考,又主持陝西甘肅學院,升到兵部侍郎。

他的兒子溫承悌,道光六年考取進士,進入翰林院,做了刑部主事官。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