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的鳴叫

印度人說,「良知」即你的師父,即你的佛性,也就是你的本人。

經去年下半年長期思考,今年四月,我終於在一個半夜,答應良知,下山。

辦這件事。

十年埋劍,深鎖自我於歸藏山莊。

人類吃這麼多肉品,亞馬遜森林,已被強暴地砍掉百分之七十。

如果新起國家,如中國大陸和印度,對肉品需求大幅提高,肉價將飆漲,比石油更甚,穀物因同時是人的食物和動物的飼料,價格也將暴漲,窮人會吃不起,世界將暴動頻傳。

同時,如果肉品需求增加成三倍,是否我們還有三個亞馬遜可供砍伐?

我接受召喚,約了徐仁修大俠同行,借他名號壯膽,期待搖醒世人在周一餐桌上漸漸無肉,讓大地之母,至少有七分之一時間可以休息。





如果能觸動十億人的靈魂

傳下「江湖帖」,告知我的朋友,我下山了。

全世界人口已將近七十億。每周一無肉,等於喚醒十億人口吃全素。

這件事將明顯改變地球的氣氛和振動磁場。

觸動這十億人的靈魂,有人說,參與的人,都會觸到這一大塊的意念和因果。

一位修行人說,只要良知覺得對,就應去做,情操應該超過因果──「不貪天堂,不怕地獄」,我深為此八字感動,憑一時熱血,地獄也失其恐怖性,即使犯眾人之所指,也應無懼。

小時我曾好奇耶穌上十字架前,會不會害怕?

長大後得到的最佳答案,是「怕,但祂不怕那個怕」。

我無資格在沙漠中打坐四十天。身心處在一種難以對外人言詮的狀態。

乾弟林青穀醫師來信道:「這會改變世界。老哥,高興你下山了。」

他不知道,電子信傳下後,我立刻「後悔」了。

那關鍵的幾個小時,如能倒退回去,我絕不會發出那封信。

發信後,我冷不防地,被推下懸崖。

推我的人和事,都出於善意。

後面輪到誰我不知,但我自知自己是第一個被電擊的人。

功德不夠且僅有傻勁的凡夫的必然遭遇。

我已失去勇氣和興趣,往下一眼望去,密密麻麻的行程,錯綜複雜的變化,一定出現的巨大挫折和變形……那是無橋惡水,我必須在洶湧的黑暗水底河床走過。

我完全想放棄,但大話已出口,一棄了之,今後如何做人?

如何向朋友交代?

反對的力量從最意想不到的角度出招。

我夜晚趴在地上,一個字一個字手抄聖者的句子:「現在我們還沒有足夠的功力,如果現在讓我們下地獄,立刻會被火燒死。所以,不要誇口『不思善,不思惡』。」

「不思善,不思惡」,是何等高明的品級?

我明白自己文學的夢未醒,駝負過量七情六慾,若越過緊繃界線,將讓自己裂成碎片。

那段日子我寫信給朋友:「終於明白了命運的利鞭的滋味。」

我曾在極痛苦的狀態下,覺得鬼就在身旁,半夜從靜坐和冥想中出來,抽劍胡揮,寫下不工的詩句:「狂歌當哭鬼知曉,悲叫問天試劍嚎。」





面對質疑

經幾個月反覆協商和折衝,因我的無能,在籌備會上,遭到不客氣的質疑和接近拍桌的批評。

助理剛來十幾天,出聲說:「一開始,我也質疑他的方法、他的……但工作十幾天後,我不會了。蘇先生,他現在是在燃燒他自己啊!」

說到最後,激動得嗓音都變了。

外在批評我都接受、諒解且不怎麼放在心上,但變了嗓的意外護衛,讓我精神一鬆,覺受莫大且空明的洗禮恩典。

我忽明白,俠者之器不足恃,恩典,是唯一讓我們再走得下去的一點亮光。

一次重要會議結束我離開,在電梯鏡中看到自己的容貌。

像一只在桌上放了十天的橘子;只是那十天是跳過去的,幾乎在很短的時間內,我就癟了下去。

我對著那面鏡子叫道:「哈囉!」

曾於電視看到奧運撐竿跳選手,兩次試跳都觸竿失敗後,以大圍巾蒙住自己蹲著禱告,臨跳時邊跑嘴角邊無聲念經文,鏡頭把她的表情拍得很清楚……

最後,她跳過了,彎身哭泣。

「辛苦懷胎,呵護中的小生命啊,希望你能長大成人。」





不知能多遠,但會走下去

我的夥伴徐仁修老大哥生命的價值已不假外求,他因常在最近的距離觀察植物和動物的生命,向內反省而成為「生態素」的素食者。

如果台灣有人能不經修行而悟道,他將是第一人,有時我遙想他會泛起異樣感覺。

為何我的心一直在波動,而他的不動?

我是一名落水者。

落水前提醒自己,逆行中要保持正向思考、清空我執(ego)。

但在幾次的遭遇與試煉中,我彎腰自忖,知道了「負面想法、我執種子」兩葉皆已浮現。

於是我知道了自己之不足。

我極不喜說教,即使勸人周一無肉,也不想說教,如今竟滿紙荒唐,勸人反成自己落了下乘。

荒野保護協會的明易告訴我:「修練是在紅塵,不在山頂。」

聖者走一萬公里 ,我只能三寸。

但我告訴自己:「走下去,而且一路對身邊的友人說『不許哭』。」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