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會中,來了一個朋友的朋友,有點睥睨的眼神,笑也不笑的嘴角,讓人感覺到:這個人不是自視甚高,就是來者不善。

果然,每個人都感覺得被打了兩巴掌。

某人講起投資,談到索羅斯,一開口就說:「這你就落伍了。他早就不紅了,現在還拿來講……你要再多進修。」





不帶髒字卻很難聽

哇,眾人面面相覷。

某人講起澳洲紅酒好喝,他馬上說:「這是品味問題。我喝紅酒已經很多年了,澳洲紅酒,根本不能夠登大雅之堂。」

不久,竟又在另一公開場合遇到他。

當場有一位年紀較長的知名女士在。

他一開口,就說:「久聞妳年輕時是個美女。」

女士當然很不高興。

女士離開後,又聽見他說:「她提供給媒體的照片,應該都是年輕時照的吧。歲月真不饒人,她應該要早日回家含飴弄孫了。」

不久,他開始批評起當今政壇和影壇,都飽含不屑。

有些話雖然還蠻好笑的,但也都是在刻薄人。

他在說這些話之前或之後,都會加上一句:「我這人不說假話,說話就是很直接。」

說話不帶髒字,但使人人都覺得被羞辱的人,在話鋒上似乎都佔了上風,別人卻會私下警惕自己:「此人不宜深交。」





就算真話也顯涼薄

有不少人,把刻薄人當成正直。

以正義之士自居,看什麼都不順眼,什麼都要批評,完全不留情面。

其實,任何勸諫或批評,如果要別人聽得進去,看起來都不可以像一把鋒利的刀子,否則只會顯得自己涼薄,聽者徒然覺得你是來踢館、來傷人,心態有問題。

慣說假話者固然難當朋友,自以為處處真話者也很容易樹立敵人。

現實世界裡,敢以刻薄當正直的人,都是江湖路走得不夠多,教訓還領教得不夠。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