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喜歡讀詩,從小就喜歡讀,後來,也學著寫詩。

學了很久,也寫了很多,可他寫出來的詩就是不好。

見他對寫詩有心,於是他的父親,一個教授,便把他交給一個詩人,讓他跟詩人學習寫詩。

詩人很有名,也寫了不少的詩,可他卻不喜歡詩人的詩,也不把詩人放在眼裡。

他相信自己並不比詩人差。

雖然詩人給他講了不少有關寫詩的技巧,但他並沒有什麼收獲。

都半年的時間了,還是寫不出像樣的詩來。





那天,他回家對父親說,爸,我不想跟詩人學了!

父親說,怎麼不跟他學了?

你能學得他的一半,就很了不起了!

他說,我都跟他學了半年了,一點長進都沒有,他的水平能高到哪兒去?

我就看不上他的詩!

父親說,你小子跟他比,真是差得遠,所以你不明白他的精華!

不肯放低自己,向他學習,怪不得你沒有一點長進!

他說,這不能怪我!

是那個詩人徒有虛名,所以教不好我!





作為教授的父親看了看他,然後拿起旁邊的一個茶杯和一個茶壺。

父親把茶杯放到他手裡,讓他高高舉著,自己拿著茶壺在下面倒水。

水全部流到了桌面上,他望著父親沒有說話。

父親對他說道,你只是一個茶杯,裡面空空的,什麼都沒有。

而他,則是一個茶壺,裝得滿滿的。

他願意將自己的本事傳授給你,可是你卻心高氣傲、自以為是,把自己放得高高在上,位置處在了茶壺上面。

你說,茶壺裡的水能流進茶杯嗎?

放低自己的位置,虛心好學,纔不致自以為是,纔能容納得下別人的東西!





父親的話,讓他恍然大悟。

的確,詩人是一個茶壺,他只是一個茶杯。

自己不肯放低位置,又怎麼能裝得進茶壺裡的東西呢?





他回到詩人身邊,虛心好學。

詩人見此十分高興,傾其所有,全力授之。

他突飛猛進,詩藝大增。

一首首佳作不斷刊出,名聲鵲起。





3年後,他的名聲蓋過了詩人,寫的詩也的確比詩人好。

這時候,他覺得跟詩人沒什麼學的了,便回去了。





回去後,他對父親說,爸,我的詩比詩人的還好,我不用向他學習了!

父親說,你不用向他學習了,但你還得向別的詩人學習,藝無止境。

現在,你不是一個茶杯了,而是一個茶壺,你要不斷增加你的容量,纔能容納得下更多的東西。

他點了點頭。





他不斷地學習,取百家之長,化人之用為己用,技巧一天天精湛,寫的詩被人看好,大家稱其為詩神。





年紀大了,他不怎麼寫詩了,有許多人上門想跟他學寫詩,於是他開了個詩歌培訓班。

一個學期下來,他教的學生,竟然沒有什麼長進。

學生們都對他議論紛紛,說他徒有虛名,水平也不過如此。

他自己也很苦惱。





那天,他回去找父親一說,父親就笑了,拿起桌上的茶杯和茶壺,將茶壺給他,讓他拿高點,自己將茶杯拿得低低的,然後再讓他傾斜一點點茶壺。

茶水流出來了,但是就只流了一點點出來。

父親笑著對他說,你現在就是一個茶壺,你的學生則是一個個茶杯,他們想得到你的東西,可是你呢,卻不肯傾其所有全力授之,保守自己的技巧。

他們只能得到你的一點點最平常的東西,又怎麼能有多大的長進呢?

他聽了就不好意思,事實的確是如此。





回去後,他傾其所有,認真教導學生。

學生們的水平大有提高,一個個學生都成纔了。

他的名聲更大了,前來學習的人更多了。





後來,他教育學生們說,每個人都可能是一個茶杯,也可能是一個茶壺。

做茶杯的時候,就要放低自己的位置,虛心好學,這樣纔能裝進別人的東西;做茶壺的時候,就要向下全力傾斜自己,毫不保留地傾其所有,這樣纔能將自己的東西倒給別人。

一個人,永遠要虛心好學,這樣纔能擴大自己的容量,裝進更多的東西。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