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音樂演奏者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的「朗方廣場」(L’Enfant Plaza)地鐵的入口處站了許久。

那是今年一月發生的事,那天温度很低。

他連續拉了45分鐘的小提琴,先拉巴哈的,然後拉舒伯特的聖母頌,然後拉「龐賽」(Manuel Ponce)的作品,接着又拉「馬斯奈」(Massenet)的,最後又回到巴哈的作品。

那時大概早上8點鐘左右,在那段時間,成千上萬的上班族通過這個地下通道前往工作地點。

三分鐘後,一個中年男子發現小提琴家在演奏,他放慢腳步,停留了幾秒鐘,然後又加快腳步往前走。

又過了一分鐘,小提琴家得到了他的第一張鈔票:一個女人扔下一美元,但是她沒有停下來。

又過了幾分鐘,一個過路人靠在對面牆上聽他演奏,但看了看錶就走掉了。

很顯然,他快要遲到了。

對音樂家最感興趣的是一個三歲的小孩。

他的媽媽又拉又扯的,但那小孩就是要停下來看音樂家。

最後他媽媽用力拖他才使他繼續走。

但小孩還一邊走一邊回頭看音樂家。

在音樂家演奏的45分鐘過程中,只有7個人真正停下來聽他演奏。

他一共賺了32美元。

當他演奏完畢,沒有一個人理他,沒有一個人給他鼓掌。

一千多個人中沒有一個人發現他。

沒有一個人發現這個音樂家原來就是「約夏貝爾」(Joshua Bell)當今世界上最著名的小提琴手之一。

他在這個地鐵站裡演奏了世界上最難演奏的曲目,而他所用的小提琴是意大利斯特拉迪瓦里家族在1713年製作的名琴,價值350萬美元!

就在他在地鐵站演奏的前兩天,他在波士頓的歌劇院裡表演,雖然門票上百美元,卻座無虛席一票難求!

這是一個真實故事。

約夏貝爾在地鐵車站演奏這件事,其實是「華盛頓郵報」一手策劃的,目的是為了測試人們的知覺、品味和行為傾向。

他們要詢問的問題是:

在一個公共場合裡,在一個不適宜的時段,我們是否能夠欣賞到美呢?

我們是否會停下來欣賞呢?

我們是否能在一個不適宜的環境下發覺人才呢?

可能的結論如下:

如果我們確實是沒有時間停下來聽一聽世界上最優秀的演奏家,演奏世界上最優美的旋律,不知道還有多少美好的東西在我們不注意之下從我們身邊溜走。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