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了一個結婚很久的朋友,『當初你老公怎麼跟你求婚的?』

我認為這一向是女人的夢想,也是女人一生的回憶。

『有跪著嗎?』我忍不住的猜。

『沒有!』她笑著。

『那有鑽戒嗎?』我晃著頭。

『也沒有…』她伸出空白的手,還是笑著。

『那玫瑰花呢?』我皺著眉。

『嗯,也沒有…』

『那他沒跟你求婚喔?』我不可思議的鬼叫。

『算是吧!』她點了點頭。

『那妳幹麼要嫁他啊!妳一定被騙了!』我有點不能相信,卻只見她笑笑的慢慢的說。

那一年在要去台北的路上下起了大雨,騎機車的我們不小心滑倒,在跌倒的下一秒鐘,他不是先看自己的傷勢,也不是去牽滑出去很遠的車,我只聽見他瘋狂的不停問我:『傷到了沒?疼不疼?有沒有事?』

他仔細的檢查了我的手和腳,確定我只有小擦傷後才冷靜下來。

他叫我到旁邊站好等他,我看到他一跛一跛的走到車子滑出去的地方,我跑了過去,發現他的腳早已流滿了血。

『是喔!』我聽完她說的話,覺得感動。

『這是最真實的。妳很容易發現妳在他心中的地位,這就夠了!』

『還有呢?只有一件事情還不夠啊!』我嘟著嘴。

『很多人不是說男人婚後都會變了嗎?』她聽到我的問題又是一笑。

『還記得我生寶寶的時候,他從頭到尾都在旁邊陪著我,我一直罵他、捏他,他卻都只是握著我的手,給我力量,叫我別怕。』

『就…這樣啊?這是應該的啊!』

『後來,我才發現他的手上、臂上全是我捏的黑青和抓痕,他一句抱怨都沒有,還說和我比起來這算小痛。』

『是喔!』聽完她的話,我想,或許,這些比物質上來得重要許多。

『那他會常說甜言蜜語嗎?』

『不會,呵!他從沒說過愛我的話。』

『這樣呵,一點也不浪漫。』

『愛不是掛在嘴上的。他從沒讓我吃過苦,總是小心翼翼的把我捧在手心裡,夜裡也常怕我冷、怕我熱,起來幫我蓋被、幫我擦汗,好吃的東西也總是留給我,騙我說他吃過了。他證明了一件事:愛,是用做的!』

說著說著我發現她的眼裡有了些許淚光。

後來有一次在路上遇見了她和她老公,倆人似乎為了手上大包小包的購物袋起了些爭執。

我走近偷聽…

『就跟你說我拿嘛!』我那朋友說著。

『就跟你說不用,我拿就可以了!』她老公也說。

『哎呵,沒有人拿著那麼多東西走路的啦!很奇怪耶!』

『哪有什麼奇怪?』

『很丟臉耶!』

『我不會覺得呵!』

『我下次再也不跟你出來買東西了啦!』

『不買就不買!』

他們倆人似乎為了拿東西而吵架,我朋友氣得走在前頭,而她老公提著大小包緊跟在後頭。

『哎呵!拿來啦!』我朋友趁他不注意回頭搶了其中一包。

『那麼愛拿,那這包給妳啦!』

她老公搶了那包回來,再拿了手上最小包的給她。

『笨蛋!』我朋友輕打了他一下,倆人又有說有笑的走了。

我想,或許…沒有花、沒有鑽戒,只要有一顆相愛的心,平凡,就是一種幸福了。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