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不應該有過多的悲傷的,就像是冬天不應該穿裙子,但是現在會有很多人冬天穿裙子。

這就難免人會有悲傷。

人是聰明的動物,有悲傷就會用遺忘去治療,但卻無法治愈。

悲傷繞身而過,穿透我的脊骨,進入內臟,所以整個人便開始不自覺的悲傷。

不應該有那麽多悲傷的,不應該流太多的眼淚,曾試著學會遺忘,日誌記錄的遺忘那些殘存在腦海裏的那些記憶,可是看著自己寫的這些文字是傷感的,不曾有過快樂,而文字也顯得蒼白無力。

曾經以為會很幸福的,很快樂,可當真正的懂得生活時才發現:一切都不簡單。

於是用善良對待每一個人,希望每個人都能夠滿意,至少不會因為感到不快樂。

可是越是盡力去做越發現很吃力,反倒最後是自己受傷,自己傷心落淚,也只有自己獨自去體會那種孤獨的悲傷。

一度,會莫名的傷心,不願去理會任何人,別人的談笑充耳不聞,只當作自己是一個局外人,沈浸在自己的世界裏獨自去遺忘,忘掉那些該忘記的,曾經的幸福與悲傷不應該屬於現在的這個世界,我應該有我現在的生活。

可是當回頭看看自己的生活的時候,只能看到自己落寞的身影走在過去的那條路上。

黑夜又一次降臨了,習慣黑暗,又開始了那習慣的失眠,睜開眼落寞的望著黑夜,外面一切都安靜了,沒有了喧鬧,沒有了繁華,只剩下悲傷的呼吸。

突然一聲鳴笛,叫醒了沈思的我,提醒著我:

人生道路仍在繼續前進,路途中還有美麗的風景等待去欣賞。

只是早已失去欣賞風景的美麗心情。

時間在指縫中偷偷溜走,在時間的道路上人與人之間是陌生的,只是經過了長途跋涉,交流攀談,人們熟悉了,了解了,只是長長的人生之路不是僅有那麽幾個人,不可能熟悉所有人,了解所有人有的人只是與我們擦肩而過,那是生命中的過客。

有的人也許卻願意駐足,一起去欣賞沿途的風景,走過人生的這段旅程。

也許就像有人說的:「原來我們又哭又笑,又笑又哭,都是被光陰推著走,被命運拉著跑,漸漸滄桑,慢慢麻木,又繼續不悔,追逐渺茫的幸福感。」

要真到我們麻木到底,忽然又活過來的那一瞬,我們才珍惜,才領悟,幸福降臨。

在人生旅途上就這樣循環往復的去尋找要的幸福。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