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的孩子來台北玩,要回鄉下去,我送他去坐火車。

在車站裡,侄兒突然說:「叔叔,等一下可不可以買一個鐵路便當,我很愛吃鐵路便當。」

「那有什麼問題?」

我立即跑去買了一個鐵路便當,讓他在火車上吃。

看著自強號的火車開遠了,我自己也買了一個鐵路便當,坐在月台的鐵椅上吃起來。

從我離開家二十七年來,世事變化無常,只有鐵路便當是少數始終不變的事物,永遠是一塊排骨、一個鹵蛋、一塊豆乾、幾片蘿蔔乾,不同的只是從鐵盒、竹片盒,變成了紙盒。

連便當的味道,也幾乎沒有變。

吃著鐵路便當,使我陷進了回憶。

從前在台北念書,因為家境不寬裕,為了減輕父母的負擔,坐火車返鄉總是搭普通車,嘰嘰叩叩的從台北開往南部,要十幾個小時才會抵達高雄。

吃飯時間到了,我就買一個鐵路便當。

我總是很小心,一小口一小口的吃著那個便當,深怕很快吃完了,就不能品嚐便當的美味了。

由於我曾那樣深深的沉入那滋味,鐵路便當的回憶深刻到即使是閉起眼睛,也立刻能聞到那種香昧。

有一次,我和父親搭火車到台北,吃飯的時候,爸爸一口氣吃了兩個鐵路便當,令我大吃一驚,沒想到爸爸的食量這麼大,整天在田間做著粗重勞碌的工作,能吃到鐵路便當已經是很大的享受吧!

我看著爸爸喜歡和專注的吃相,竟深深的動容,專心的看爸爸的臉,爸爸被我看得不好意思,說:「這鐵路便當真好吃,我吃兩盒還不太夠呢!」

吃完了,爸爸對我說起,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從南洋被遣送回台灣,在基隆登岸,從基隆坐火車返回南部的家鄉,一路上滴水未進,更不用說是便當了。

「想起當時,如果能有一口飯吃,就會跪下來叩頭謝恩了!」

爸爸說:「現在每次吃鐵路便當,都非常的感恩和滿足,覺得人應該珍惜這種福報呀!」

想起當時爸爸說的話,突然有幾隻小麻雀從天而降,在我的腳邊跳來跳去。

咦!

莫非這些麻雀是要來分享我的便當嗎?

我把一些飯粒灑在地上,小麻雀邊跳、邊叫、邊搖尾巴過來搶食,它們那樣熱烈的吃著叫著,好像也能享受便當的美味!

這世上的眾生,都是為了品味更美好的生活而存在的!

那美好生活並不是一種追尋,而是品味眼前的事物,即使是小小的便當,也可以有很深的美好經驗。

現在,我多麼希望能再買兩個鐵路便當給爸爸吃,然後我們一起坐火車奔行過廣大的田野,可是,這微小的心願,也不可得了。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