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多人待兄弟姊妹,在家時吵吵鬧鬧,一旦因工作、因婚姻而分開,便不太見面了,甚至老死不相往來;等到有所覺悟,通常已經太遲。

幾年前,由於學習皮雕而認識了一位朋友。

她隻身從台南北上工作,待人很親切,然而,這番親切只對朋友不對姊妹。

有一次,她嫁到台中的姊姊打了電話來,正在她那兒的我就聽見她以敷衍、無奈的口氣應對,並在掛上電話後露出了厭煩的神態。

「妳姊找妳有事啊?」我問她。

「哪有什麼事!她一個家庭主婦,整天窩在家裡,能有什麼事!還不就想探探,我過得有沒有比她好!她就是這樣,從小就愛跟我比較,比功課、比獎狀、比學校、比人緣,等出了社會,就比工作、比男友,真的好討厭!」

「可現在她結婚啦,又離妳最近,妳們應該更親密才對!」我提醒她。

「不可能啦!」

她那種個性,我才不可能跟她親密!

我們兩個可能天生犯沖,從小就愛吵,每次吵都是我捱罵,因為她最奸了,一聽到大人來就趕快擠出眼淚,自然捱罵的是我!

現在,好不容易擺脫她了,換我姊夫去受罪,我幹嘛還跟她親密,又不是腦袋壞了!

這番抱怨猶在耳邊,數月後,竟在一個清晨突然接到她的電話,哽咽了好會兒,才吐出話:「我姊死了,就在半夜,是產後血崩!她體質本來就 不好,這次又懷孕,我就告訴她最好拿掉,因為老大才一歲,應該間隔久一點讓身體復原,可她不聽啊,說這三四年辛苦一點,以後就輕鬆了,可以做點自己想做的事,也許再出去工作,結果!」

她在電話那頭說了好多、哭了好久,見了我之後又說了好多、哭了好久。

好多話,原該是對她姊姊說的,現在沒機會了。

她辭了工作去台中,幫忙姊夫料理姊姊的後事,抱著初生的外甥女打過幾次電話給我。

電話的那頭,不知事的外甥女哭了,她也哭了;電話的這頭,我也哭了。

她姊姊結婚近三年,她從沒去過姊姊家,第一次去,竟然是給姊姊送終,而不是賀喜。

我感受得到她的懊悔及心痛。

而這份懊悔及心痛,必會持續一輩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