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隻人魚,叫做Melusine,但我現在是一個普通的人類,已經好一陣子了…而我有一個毛病,不相信一件事時,就會很冷漠。

即便是知道我個性有些堅持的朋友MAY,她也受不了。

有時他會向我大聲喊著:「你到底有沒有聽到我在說什麼啊?Melusine為什麼都不回答?」

喊到她的容顏都出現了歲月的痕跡,我還是依然故我,寧願沈默。

蟄伏在自我思考的安靜水底,悠然地想著今天要中午要吃什麼?

晚上回家要走哪一條路比較有風景?

就當別人不存在,世界只有我。

我孤獨嗎?

偶爾……但因為大家都知道,我不好尋找,所以他們把關心放在我看得見的地方,像是在日曆上標出我的生日、一些故事,還有我那一段曾經相信愛情的日子。

「Melusine,你相信我嗎?」

那個身影,每天都在晨幕初揭之時,騎著白馬,出現在我面前,他喃喃地說著,猶如在我耳邊呼喚著,他是一個國王,有著迷人的聲音、會說好聽的話。

那個聲音,讓我暫時忘記母親的叮囑、一些朋友關於愛情的悲慘經驗,於是我抽離自我的水面,見到了此生我所相信的愛情。

我把最重要的東西,交托給他,那是一把母親給我的鑰匙。

那把鑰匙交給心愛的人之後,我將成為一個普通的女人,跟著我所愛的人回家,當他的妻子,只是我發現,他不要我當他的妻子。

他將我囚禁起來,並邀請了鄰國的國王,當著大家的面獻寶。

大家看著我的眼光,有如奇珍異獸一樣,原來我在他心裡,像廉價的展示品,終於,我發出此生最悲痛的哀鳴,變成了一隻龍,將他以及其他在場的人燒毀殆盡,當我醒來,一切都消失了,沒有了信任,也沒有了愛,也失去了鑰匙。

只有一個人魚的石雕MAY,跟我四眼相對。

我成了一個普通的人,無法死去,保持著當時離開水面的樣子,內心只想找到鑰匙,回到水面下的平靜。

找尋了幾百年之後,終於,我發現那把鑰匙在某個男孩的家裡。

這把鑰匙被當作傳家之寶一樣地保存下來,等到男孩成年之時,他的父親將會給他這把鑰匙,也許我就可以想辦法把鑰匙拿回來。

每天,我都會在男孩的窗口下窺伺,年復一年地想著那把鑰匙,一直到他成年,我就在某日,故意與他不期而遇,「Melusine,你好美。我好像在哪裡見過妳……」

那男孩跟我這樣說時,我彷彿把這幾百年的微笑,一次送給了他,似曾相識的熟碾,讓男孩陷入了熱戀,在我不相信愛情之後的幾百年,頓時出現了一些躊躇。

每當我有躊躇的時候,我就會回到人魚石雕MAY的前面,看著它身上斑駁的痕跡,告訴自己,要回到屬於自己的地方。

「Melusine,妳願不願意嫁給我?」

「我願意。」

毫不猶豫,似是真的愛情,我答應了男孩的求婚。

婚禮在即,鑰匙也快要到手了。

但不知道為什麼,我竟然高興不起來。

那場景有如國王將我帶回皇宮的情景,只是我竟然也變成了像國王那樣不值得信任的人了。

我真的可以變回自己嗎?

「Melusine,這把鑰匙給妳,代表我是真的愛妳。」

當男孩的手,把鑰匙遞給我時,問題來了,您認為Melusine會怎麼做?

A.將鑰匙收下,馬上變成人魚回到水中

B.不收鑰匙,再一次相信愛情

C.收下鑰匙,度過一段婚姻生活再離開

D.什麼都不說,離開男孩

選好了嗎?

這是要測試您經歷愛情重大傷害之後,會再度相信愛情嗎?




















A.將鑰匙收下,馬上變成人魚回到水中

你相信自己,戀情少談,不太容易忘了傷害。

受過傷害就很難忘記的你,相信經驗法則,即便你會鼓起勇氣再度戀愛,但你會尋找的對象,往往會從「我喜歡的,」變成「喜歡我的,」這對你來說有安全感之外,也少了點傷害,只是往往到最後,會覺得自己總是遇不到對的人。





B.不收鑰匙,再一次相信愛情

將傷害當作個案,選擇相信。

你會把愛情的失敗歸咎於「戀愛對象不夠好」,或是「自己當時年紀小」之類的原因,不會把受傷的經驗帶到下一個對象中,總會覺得現階段這個人跟之前的戀愛對象不一樣,是比較好的,有時你甚至會像不曾受傷一樣的迎接新戀情,雖說樂觀,但也有點危險喔!





C.收下鑰匙,度過一段婚姻生活再離開

有條件地選擇部分相信,以保護自己為上。

這類型的朋友對愛情有一套拿捏的方式,但準則一定是以保護自己為先,尤其是經歷過愛情中的不順遂之後,更是如此。雖然聽起來對於下一個戀愛對象似乎不公平,但其實客觀的看待愛情,要比一廂情願的感情要來得實際,找到的對象也是比較適合自己的。





D.什麼都不說,離開男孩

不相信的成分很高,需要的的安全感也很多。

會很希望回到傷害沒有發生之前,你會為這份傷痛介意很久,需要多一點的時間去釋懷。面對新的感情會較為慢熟,也不敢再像之前完全付出自己,通常跟你談下一個戀情的對象,都吃了不少苦頭,也學了不少。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