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內容是:

老婆在老公因為外遇跟她提出離婚後,想了一個辦法來挽救這個婚姻。

這老婆向老公要求一個月的時間,在這段時間內,他要用他們從前恩愛的時候對待她的方式對她,每天早晨抱她出房門,出門前時來個臨別吻,還要每天回家陪她吃晚飯。

在作者後記裡,她提到寫這本小說的靈感是因為在網路上看到一篇文章,跟小說的內容差不多,但是那篇文章比較真實、殘酷。

因為作者把男主角設定是精神外遇,弄不清仰慕與愛的差別。

但真正文章的男主角卻是真的完完全全的「外遇」!

所以我特地去把這篇文章找出來分享。





要離婚了,你再將我抱出這個家門吧!

妻說,是你將我抱進家門的,要離婚了,你再將我抱出這個家門吧。

與妻結婚的時候,我是將她抱過來的。

那時我們住的是那種一家一戶的平房,婚車在門前停下來的時候,一夥朋友攛縱著我,將她從車上抱下來,於是,在一片叫好聲中,我抱起了她一直走到典禮的地方。

那時的妻是豐盈而成熟的嬌羞女孩,我是健壯快樂的新婚男人。

這是十年前的一幕。

以後的日子就像是流水一樣過去,要孩子,下海,經商,婚姻中的熟視無睹漸漸出現在我們之間。

錢一點點地往上漲,但感情卻一點點地平下去,妻在一家行政機構做公務員,每天我們同時上班,也幾乎同時下班,
孩子在寄宿學校上學。

在別人看來,生活似乎是無懈可擊的幸福。

但越是這種平靜的幸福,便越容易有突然變化的機率。

我有了她。

當生活像水一樣乏味而又無處不在,哪怕一種再簡單的飲料,也會讓人覺得是一種真正的享受。

她就是露兒。

天氣很好,我站在寬大的露臺上,露兒伸了雙臂,將我從後面緊緊抱住。

我的心再一次被她感情包圍,幾乎讓我無法呼吸。

這是我為露兒買的房子。

露兒對我說,像你這樣的男人,是最吸引女孩子的眼球的。

我忽然想起了妻,剛剛結婚的時候,她似乎說過一句,像你這樣的男人,一旦成功之後,是最吸引女孩子的眼球的。

想起妻的聰明,心裡微微地打上了一個結,我清楚地意識到,自己對不起她。

但卻欲罷不能。

我推開露兒的手,說你自己看著買些傢俱吧,公司今天還有事。

露兒分明地不高興起來,畢竟,今天說好了要帶她去買傢俱的。

關於離婚的那個可能,已經在我的心裡愈來愈大起來,原本覺得是不太可能的事情,竟然漸漸地能在心裡想像成可能。

只是,我不知道如何對妻子開口,因為我知道,開口了之後必然要傷害她的。

妻沒有對不起我的地方,她依舊忙忙碌碌地在廚房裡準備晚上的飯菜,我依舊打開電視,坐在那裡,看新聞,飯菜很快上桌,吃飯,然後兩個人在一起看電視,或是一個人坐在電腦前發會兒呆。

想像露兒的身體,成了我自娛的方式。

試著對妻說,如果我們離婚,你說會怎樣?

妻白了我一眼,沒有說話,似乎這種生活離她很遠。

我無法想像,一旦我說出口時,妻的表現和想法。

妻去公司找我時,露兒剛從我辦公室裡出來。

公司裡的人的眼光是藏不住事情的,在幾乎所有人都以同情的目光和那種掩飾的語言說話的時候,妻終於感覺出了什麼。

她依舊對著我的所有下屬以自己的身份微笑著,但我卻在她來不及躲閃的一瞬間,從她的眼神中讀出了一種傷害。

露兒再次對我說:「離婚吧何寧,我們在一起。」

我點頭,心裡已經將這個念頭擴到非說不可的地步了。

妻端上最後一盤菜時,我按住了她的手。

說我有件事要告訴你。

妻坐下來,靜靜地吃著飯,我想起了她眼神中的那種傷害,此刻分明地再一次顯出來。

突然間覺得自己有些不忍,但事到如今,卻只能說下去。

「咱們離婚吧」,我平靜地說著不平靜的事。

妻沒有表現出那種很特別的情緒,淡淡地問我為什麼。

我笑,說:「不,我不是開玩笑,是真的離婚。」

妻的態度驟然變化起來,她恨恨地摔了筷子,對我大聲說,「你不是人!」

夜裡,我們誰也沒理誰,妻在小聲地哭,我知道她是想知道為什麼。

但我卻給不了她答案,因為我已經在露兒給我的感覺裡無法自拔。

我起草了協議給妻看,裡面寫明瞭將房子,車子,還有公司的30%股權分給她。

寫這些東西時,心裡是一直懷了對妻的歉疚的,妻憤憤地接過,撕成碎片兒,不再理我。

我感覺自己的心竟然隱隱地有些疼起來,畢竟是一起生活了十年的愛人,所有的溫柔都將在未來的一天變成陌路一般的眼神,心裡也有些不忍,但話一出口,畢竟是來不及收回的。

妻終於在我面前放聲大哭,這是我一直以來想得到的,似乎是釋放了什麼東西一般,幾個星期以來的壓抑的想法都隨著妻的哭聲而變得明朗而堅決起來。

陪客戶喝酒,半醉的我回到家中時,妻正伏在那裡寫著什麼。

我躺在床上睡去,醒來的時候,發現妻依舊坐在那裡。

我翻個身,再沉沉地睡去。

終於鬧到了非離不可的地步,妻卻對我聲明,她什麼也不要我的,只是在離婚之前,要我答應她一個條件。

妻的條件簡單,便是再給她一個月的時間,因為再過一個月,孩子就過完暑假了,她不想讓孩子看到父母分開的場面,
而且,在這一個月裡還要像以前那樣生活。

我接過妻寫的協議,她問我,「何寧,你還記得我是怎麼嫁過來的嗎?」

驀地,關於新婚的那些記憶湧上來,我點頭,說記得。

妻說,是你將我抱進來的,但是我還有個條件,就是要離婚了,你再將我抱出這個家門吧。

這一來一去,都是你做主好了,只是,我要求這一個月,每天上班,你都要將我抱出去,從臥室,到大門。

我笑,說:「好。」

我想妻是在以這種形式來告別自己的婚姻,或是還有對過去眷戀的緣故。

我將妻的要求告訴了露兒,露兒笑得有些輕佻,說再怎麼還是離婚,搞這麼多花樣做什麼。

她似乎對妻很不屑,這或多或少讓我心裡不太舒服。

一個月為限,第一天,我們的動作都很呆板。

因為一旦說明之後,我們已經有很久沒有這麼親密接觸過了,甚至連例行的每週兩次的做愛時間也取消了,每天都像路人一樣。

兒子從身後拍著小手說:「爸爸摟媽媽了。」

「爸爸摟媽媽了。」叫得我有些心酸。

從臥室經客廳,出房門,到大門,十幾米的路程,妻在我的懷抱裡,輕輕地閉著眼睛,對我說:「我們就從今天開始吧,別讓孩子知道。」

我點頭,剛剛落下去的心酸再一次,地浮上來。

我將妻放在大門外,她去等公交,我去開車上班。

第二天,我和妻的動作都隨意了許多,她輕巧地靠在我的身上,我嗅到她清新的衣香,妻確實是老了,我已有多少日子沒有這麼近的看過她了,光潤的皮膚上,有了細細的皺紋。

我怎麼沒發現過妻有皺紋了呢,還是自己已是多久沒有注意到自己這個熟悉到骨頭裡的女人了呢?

第三天,妻附在我的耳邊對我說:「院子裡的花池拆了,要小心些,別跌倒了。」

第四天,在臥室裡抱起妻的時候,我有種錯覺,我們依舊是十分親密的愛人,她依舊是我的寶貝,我正在用心去抱她,而所有關於露兒的想像,都變得若有若無起來。

第五天,六天,妻每次都會在我耳邊說一些小細節,衣服熨好了掛在哪裡,做飯時要小心不要讓油濺著,我點著頭,心裡的那種錯覺也越來越強烈起來。

我沒有告訴露兒這一切。

覺到自己越來越不吃力了,似乎是鍛煉的結果,我對妻說:「現在抱你,不怎麼吃力了。」

妻在挑揀衣服,我在一邊等著抱她出門。

妻試了幾件,都不太合適,自己歎了口氣,坐在那裡,說衣服都長肥了。

我笑,但卻只笑了一半,我驀然間想起自己越來越不吃力了,不是我有力了,而是妻瘦了,因為她將所有的心事壓在心裡。

那一瞬間,心裡緊緊地疼起來,我伸出手去,試圖去撫妻的額角。

兒子進來了,「爸爸,該抱媽媽出門了。」

他催促著我們,似乎這麼些天來,看我抱妻出門,已經成了他的一個節目。

妻拉過兒子,緊緊地抱住,我轉過了臉不去看,怕自己將所有的不忍轉成一個後悔的理由。

從臥室出發,然後經客廳,屋門,走道,我抱著妻,她的手輕巧而自然地攬在我的脖子上。

我緊緊地擁著她的身體,感覺像是回到了那個新婚的日子,但妻越來越輕的身體,卻常常讓我忍不住想落淚。

最後一天,我抱起妻的時候,怔在那裡不走。

兒子上學去了,妻也怔怔地看著我說,其實,真想讓你這樣抱到老的。

我緊緊地抱了妻,對她說:「其實,我們都沒有意識到,生活中就是少了這種抱你出門的親密。」

停下車子的時候,我來不及鎖上車門,我怕時間的延緩會再次打消我的念頭。

我敲開門,露兒一臉的惺松。

我對她說:「對不起露兒,我不離婚了。真的不離了。」

露兒不相信一般看著我,伸出手來,摸著我的頭,說你沒發燒呀。

我打開露兒的手,看著她,對她說,對不起露兒,我只有對你說對不起,我不離婚了,或許我和她以前,只是因為生活的平淡教會了我們熟視無睹,而並不是沒有感情,我今天才明白。

我將她抱進了家門,她給我生兒育女,就要將她抱到老,所以,只有對你說對不起。

露兒似乎才明白過來,憤怒地扇了我一耳光,關了門,大哭起來。

我下樓,開車,去公司。

路過那家上班時必經的花店的時候,我給妻子訂了一束她最喜歡的情人草,禮品店的小姐拿來卡片讓我寫祝語,我微笑著在上面寫上:「我要每天抱你出家門,一直到老。」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