撥了妻子的手機號碼,我呵呵先笑,說:「晚上不開炊,咱們吃火鍋吧。」

一個陌生的但聲線極美的女聲【格格】在笑,說:「你請我吃嗎?哪個火鍋城,這麼大方呀!」

我一聽傻眼了,電話顯然打錯了。我連說【對不起】,耳根躁熱起來。

那個女人說:「電話打錯了吧,格格……」電話掛了。

我慶幸自己只說了幾句話,不然會讓自己更尷尬。

那個晚上,當我和妻子坐在火鍋店裡,看著下著冬雨的街頭,人備感溫暖。

對於打錯的電話,我們怎麼處理呢?

常常是不耐煩,有時甚至索性破口而罵,很少在輕松的調侃中結束。

以前我的手機費每分鐘六毛,接錯一個電話,意味著被人奪去了六毛錢。

那個晚上,我的心裡一直在笑。

我不想知道那個女人是誰,但可以想像得出,她是一個【開心果】,我感謝她沒有對我惡語相向。

幾天前,我正在床上看書時,來了條短信,瞄了一眼,有些莫名其妙,這是一條火辣辣的向女孩表示愛意的語言,再看落款,我知道那人發錯了。

我說聲【無聊】便躺下。

但突然覺得,他或許一直以為愛的表白已經到了女孩的手機上。

我又坐起,回了一條短信:「祝有情人終成眷屬。請將這份愛意准確地送到你心愛女孩的心裡!」

一會兒,那人回了短信:「謝謝,祝你永遠幸福。」

那些天,我一直沉醉於這個小小的溫暖細節中,只要想起,我的心就會暖暖地溫潤起來。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