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老跟朋友抱怨我像根木頭,我聽說後,總是笑笑的不以為意。

我不善於流露出我的情感,或者是怯於顯露出吧!

我只想把妳照顧好…

在妳喊餓時,跑去一公里外那家妳最愛吃的麵店,買份妳最愛吃的乾麵,靜靜地陪妳吃完。

電話中妳說妳病了,連忙甩掉手中的實驗報告,跑到妳的住處照顧妳。

妳常安慰自己,我的木頭是因為理性蓋過了感性,況且木頭也沒啥不好,因為沒有別的女生會愛上一個木頭。

我聽了之後,仍舊是笑了笑!

星空下,妳突然提到,曼妮的男朋友帶她去看星星時對她說的情話,讓我不得不嚥下差點出口的星體運行現象。

東區的JoJo裡,妳興奮地拿起一件新款外套試穿時,我正在猜想它是由哪些材料複合而成。

到台中的自強號上,妳認真地問我:「到底愛不愛我?」

我對突如其來的問題感到不知所措,只好不斷地傻笑!

大雨的那個晚上,妳說妳餓了而且有事對我說,於是我撐著傘,從一公里外的那家麵店,提回一碗乾麵,陪著妳吃完那碗麵。

妳慢慢地對我說:「我覺得你一點也不愛我,你不能給我想要的感覺,我們分開一陣子好不好?」

我還是輕輕笑了笑,靜靜地走回我的住處,留下那把傘在妳的門口。

我仍每天穿梭於實驗室和教室間,埋首於課本和實驗數據中,沒人發現妳離開了我,同學們只發現我花更長的時間在課本上。

一個月後的一個雨天,抓著剛做出的實驗數據衝回宿舍,在門口看見濕淋淋的妳,下意識地脫下外套包住妳。

妳突然緊抱著我,哽咽地說:「木頭,對不起。」

這次妳看不見我笑了笑,因為我哭了…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