皺著眉頭看著電腦螢幕顯示的ICQ認證詞句,一種無奈感頓時從心中猶然而生,一直不相信網路上有任何真情存在,也覺得會在網上談網戀的人實在無聊,其實是在兩年前和他分手後,我就開始不相信愛情這個名詞了,對我來說它太遙遠又陌生,一直避免再去碰觸那個舊傷口,但我卻在不自覺中認證了這個叫Heaven的男孩子,天堂是否會救贖我沉淪已久的靈魂呢?

第一次和他聊天是在深夜的1:30分,我們聊著毫無邊際的話題,忽然間我像吃錯藥似的打出了:「你是不是喜歡我?」這幾個字,想把它刪掉,但手部神經反應的更快,不到一秒的時間,字已經送了出去,我用雙手摀著微微發燙的臉龐,拒絕去看他的回答,但還是忍不住的從指縫中偷偷的看了螢幕上的字。

「我喜歡妳。」

頓時,我的心像打著小鼓般的快速敲打著,我真懷疑我會不會因為心跳過快而休克?

過了片刻,我用顫抖的雙手打出了:「我也喜歡你。」

雖然知道很莫名奇妙,但愛情就在此時降臨在我的身上。

在那風和日麗的初夏午後,是我和他的第一次見面,如同我想像中的一般,他是那麼的陽光,為了和他的第一次約會,我穿了許久未穿的白色洋裝,頭上也戴著一頂遮陽的帽子,看到他令人眩惑的笑容,我又不禁自卑了起來,畢竟幸福曾經離我那麼遠。

當他厚實的大手牽住我時,一種安心的感覺使我放鬆了不少,在郊區的草地上,他輕柔的吻了我,我閉上眼睛,不讓自己激動的情緒洩露出來,我在心中默問著上天:「我還有資格得到幸福嗎?」

但我卻得不到任何的回答,此刻我只能安於這短暫的幸福。

忽然間我又發病了,很久不曾發作的病況忽然嚴重了起來,他問我為什麼避不見面,我怎能告訴他:「我是因為做化療,而無法和你見面。」

要我如何告訴他在我們交往了半年後,我發病了,天啊!

難道你只願意給我這麼短暫的幸福嗎?

不久後,我的頭髮因為化療的關係漸漸的脫落,記得第一次從梳子上梳下一團頭髮時,我嚇的尖叫,媽媽立刻衝到浴室抱緊我,我哭著告訴她:「我不要這樣。」

她難過的抱著我一起哭,從那時開始,我知道我和他的距離是越來越遠了,現在的我是無法配得上他的。

我拜託媽媽幫我寄出了給他的信,在寫分手信時,我的心像刀割般的痛,我自虐的拿著拆信刀在我的手上不停的劃著,而意識似乎也像脫離身軀般的消失了,當我再次醒來時,我又待在我最恐懼的醫院了,無止盡的白,白到令我心慌,我想逃,我衝動的拔掉手上的點滴。

忽然一陣熟悉的男聲傳到我的耳邊「曉晴,妳別再這樣折磨自己了。」

我抬起頭看到我深愛的臉龐,但沉醉在那情緒不久間,我被他訝異的眼神給傷害了,我用被子蓋住了自己,他怎麼能?

他怎麼能用那種眼神看我?

我抱緊棉被放聲痛哭,眼淚一滴一滴掉在我的手上,好像熱油般灼傷我似的。

時間好像頓時停住似的,我們兩個誰都沒有出聲,忽然間我的棉被被掀開了,他把我用力的抱緊,我用力的掙脫他哭喊著:「不許你用這種方式污辱我。」

他的手更用力的將我抱住「我承認剛開始我看到妳時我嚇了一跳,不過那是心疼,妳懂嗎?為什麼要獨自承受這種痛苦,不讓我一起分擔?」

聽到這些話時,我不敢抬頭,因為我怕這一切只是我的幻覺,他用力的抬起我的下顎「不許妳逃避,有什麼我們一起來面對。」

頓時,我只覺得淚讓我的視線迷濛,我知道他是說真的,他沒有背棄我,我用力的點點頭,此後我將會用我全部的心愛著他,縱使我的生命隨時會走到終點,但我相信一路有他陪著我走,我將是不寂寞的。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