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冰淇淋,化了就化了,再放回去怎麼用力冰也救不回來的。」她這樣對半頹廢男人說,他忽然覺得她是在說兩人之間那已經逝去很久的愛情。

那天,她突然打了電話給他,半頹廢男人才想起彼此已經好幾年沒有連絡了,她說,最近自己創業,在天母美國學校附近開了一家手工冰淇淋店。

記憶中的她,一直很喜歡吃冰淇淋的,而且是極喜歡的那種喜歡,至少,活到這把年紀,他還沒看過一個比她更能享受冰淇淋的人,她把每一口冰淇淋都當成人間至高無上的美味,很小心認真的吃,然後,用眼神和聲音發出最深刻的讚嘆,這些讓他印象深刻的畫面都讓他覺得,她根本不是在吃冰淇淋,她根本是在膜拜冰淇淋。

和她相愛的那幾年,兩人一見面一定會去找一家冰淇淋店去吃,他和她幾乎吃遍了台北每一家知名的冰淇淋店,吃到後來,她成了一個冰淇淋通,連出國讀書,都特別去冰淇淋店打工和修一些和冰淇淋相關的食品課程。

不過,也就是從她出國之後,兩人就這樣自然分手了,那陣子他忙著工作,也就這樣自然渡過失戀的地獄期。

現在,幾年沒有消息之後,想不到她真的開了家冰淇淋店,他告訴自己應該不意外的。

和她吃過那麼多年的冰淇淋,他多少也知道冰淇淋是怎麼一回事,不就是一堆糖和脂肪加空氣和人工調味料,這種看來浪漫的食物的成分其實一點也不浪漫。

不過,因為她愛吃,他也完全不在乎這些,他百分之百的確定,自己之所以愛吃冰淇淋,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愛她。

「我其實已經不愛你很久了。」他依約到她店裡,吃著她親手做的冰淇淋,忽然聽她這樣說。

他看了她一眼,笑得有點錯愕,也笑得手足無措,不知道該怎麼回她這話,都這麼多年不見了,她犯得著再重提這句嗎?

「但是,我總會想到我們當年那些相愛的記憶,我知道那些都過去了,但是就是在腦海中常常會想起,即使我知道我不愛你了,但是,那就是很真實的感覺,我不想騙自己,所以,今天找你來,只是想把這種感覺說出來。」她說。

他知道她在說什麼,他也是這樣,都分手這麼多年了,如果他沒接到她電話,他甚至不知道她目前在地球上的什麼地方,但是多少個午夜夢迴,他就是會想到當年那樣把她在心裡愛得好透好透的那種心情,他想,人真是奇怪的動物啊,可以忘得了愛人卻忘不了愛。

他看著她,不確定自己現在的心是怎麼一回事,他只知道,此刻自己的心很平靜,應該和她的心一樣平靜,也應該像她說那句不愛那樣的平靜。

「快吃,這冰淇淋涼了就不好吃。」她話剛一出口,自己就笑了,她覺得自己真搞笑,冰淇淋不就是要涼了才好吃嗎?

他也笑了,這算老梗,那幾年兩人去吃冰淇淋的時候他常這樣逗她開心,想不到,這麼多年之後,竟然是她把他當年逗她的話拿來逗他,他忽然覺得眼眶熱了起來。

他知道她的意思,但是不確定她說這話的用意是不是要把兩個人對話的低沈空氣加點溫度。

「我的意思是,要在冰淇淋最美好的時刻吃完它,我算過,十分鐘內吃完這一碗最剛好,吃太快會頭痛,吃太慢就都化成湯了。」她又向他這樣說。

他知道,而且化掉的冰淇淋再放回去冰也冰不回原型的,像愛情,走了就走了,再怎麼用力去搞,就是搞不回原來的樣子了。

半頹廢男人看著這個冰淇淋愛人,吃著眼前她所給他的十分鐘幸福,忽然覺得自己整顆心像被泡到檸檬汁裡那樣酸。

他於是了解,原來,這世間的冰淇淋和愛情,都只是一種不可逆的幸福。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