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L是個很厲害的人!

新加坡華僑,領國家的公費去澳洲留學,最後又嫁回台灣。

跟我這種沒有老爸老媽罩,是不可能留學的人,屬於是完全不同的類型。(怎樣!我就是沒有老爸老媽罩就不行!)

不過這樣的優等生,嫁回傳統的台灣家庭就不見得是件幸福的事情,尤其是聽完她殺雞的故事後,這樣的感觸更是不由自主地迴盪在心頭。

平心而論,超一流傳統的婆婆,對嫁入家門的媳婦而言,簡直是獨孤煞星還可怕。

聽L自述說,在結婚之前,不要說廚藝好不好,她根本就沒有廚藝可言!

可是現在ㄋ,不要說一般的飯菜,她已經被她婆婆狂操到連蘿蔔糕也會做!

弄得她不知道到底是要感激,還是要怨恨她婆婆。

不過有一件事情就真的印象深刻,她這輩子永遠都不會忘記的。

事情發生在她懷孕八個月時,當天家裡有訪客,結果她婆婆就叫兩位正巧都在懷孕的媳婦去準備白斬雞和雞湯。

「可是現在去哪裡買雞?」L不解地問她婆婆。

這時她婆婆一言不語地指著外面的雞群,叫她們自己去外面抓,然後不理會臉色已經變的蒼白的她們,自己就走掉了。

此時的L就是一副想撞牆的樣子,從小到大讀書頂尖的她,不要說殺雞了,就連抓雞也不會!

更何況,大腹便便的她已經有八個月的身孕了!(我還以為只有在那種超悲情的鄉土劇才會有這種劇情!)

最算苦日子也是要過的。

相對的,就算覺得很哭爸!

但是身為別人媳婦的兩人還是得去殺雞。

於是兩個大腹便便的女人,就跑來跑去抓雞,想當然是很難抓啦!

隔壁的老公公看不下去了!

就過來提醒一下,要一個人趕一個人抓,不然兩人跑到黃昏也抓不到的!

果然薑還是老的辣!

聽了老公公大師的指點後,果然就抓到了。

不過痛苦的現在才要開始,雞抓到了,不過要怎麼殺?

菜刀推來推去,兩個人都不想拿。

無奈的兩人只好想別的辦法,這時L的眼神飄到家裡的卡車,就提議說:「乾脆我們開車撞死牠好了?」

另一個人想到只要不要她拿刀殺,什麼都可以的,於是兩人把雞綁起來,就準備開車要把雞幹掉,她們怕把雞壓扁。

只敢用輪胎壓一點又倒退,壓一點又倒退。

聽著那隻雞不停的慘叫,L生平第一次覺得她真的很對不起雞。

她很想給那隻雞一個痛快!

可是她真的不敢。

隨著哀嚎聲逐漸地減弱,那隻雞終於趴在地下不動了。(這年頭當畜牲真的沒什麼好下場!)

接著兩人就開始為雞拔毛了,一根一根地用力的拔。(這時的她們還不知道她們少了一個重要的步驟。)

就像地球有危機時,超人就會出現的道理一樣。

這時帥氣的老公公又出現了!

有點受不了的他告訴她們不用這樣子,只要把雞丟進熱水中,毛就會很容易地掉了,此刻L兩人對老公公的感激。

已經到了無可復加的程度了!

要不是兩人都已經結婚了,搞不好當場兩人就對老公公以身相許了。

當然,這段話是我自己加的,L自己應該是沒有這樣子想過吧!

就在養雞的農場附近,兩人找到了一個黏滿雞毛的大鐵桶,想說就是這個沒錯!

就急忙燒了熱水,灌滿了鐵桶之後,就把雞丟了進去。

卻沒想到,「咕咕咕!」

聽到那隻全身骨折的雞的慘叫聲時,她們才發覺原來那隻雞根本就沒有死掉,剛剛它只是因為全身被撞到骨折,所以才痛到昏死過去。

直到全身被丟進滾燙的熱水中,才又被痛醒來,卻又因為全身骨頭已被碾碎,無法掙扎而只好痛聲慘叫。

手足無措的兩人,只能在旁等待,等待那淒厲的雞叫聲在空氣中不斷迴蕩,卻隨著時間而慢慢減弱並消逝了。

「這是白斬雞?」

望著眼前那盤黑色的雞肉,惡婆婆冷眼看著L兩人,並向她們詢問。

此刻兩人頭低低的不敢發出一點聲音,因為當時的他們並不明白。

殺雞後必須要放血,不然一煮之後就會變成一團黑肉!

但卻因時間不夠了,兩人只好硬端出來撐場面了!

後來聽L描述,當時她婆婆說了一句,她這一輩子永遠不會忘記的名言。

「我家後院什麼時候養烏骨雞了?」

說完後惡婆婆就離去了,只留下當場錯愕及羞愧的兩人。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