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是覺得自已罪過太多,

於是我改吃素已有幾個月的時間了,

前幾天,

圖書館前來一輛捐血車,我看到了,心想--這樣一個盛會怎可少一位像我這樣的熱『血』男兒的參與呢?

我衝上服務台,領了表格,火速跳上那台如果少了我的血就會很遜色的捐血車,車上好多人哦,心中一陣莫名的感動。

沒想到有這麼多的人參與,我覺得這世界真美好,看看壁上時鐘十一點半了,什麼時後才輪得到我呀!

終於輪到我了,我心裡雀躍著就像--就像--就像一個剛出生的嬰兒。

嗯,好貼切的比喻,不料,車頭驗血紅素的護士小姐看了我的眼睛說:『你昨晚是不是熬夜,不然,眼睛怎麼紅紅的』。

『對啊,三點睡』我小聲的回答著。

『那你不能捐哦』。

『可是我習慣了啊!』

我微笑回答只為了想爭取她對我的好感,以便我能順利捐出我的『熱血』。

為社會盡我一點微薄的心力,驗完後,她看了沒問題,也就答應我了,我坐上了車尾的捐血位子,奇怪的事發生了,A護士對我說:『嗯,你血流有點慢哦!』

我也覺得比我晚坐下的人好像都起來了,為什麼我的血還沒捐滿,我聽了A護士的吩咐做了握拳運動,當中只見她把那裝著我熱血的血包拿到磅秤,秤了好幾回,看看有沒有夠重,『為什麼,像我這樣血氣方剛,熱力四射的男兒,怎麼會有這樣的一天,為什麼?』

我心裡不停的嘀咕著,啊!終於捐好了,A護士吩咐我先按住傷口休息5~10分鐘再下車,此時,車頭那位護士突然對車尾的A護士說:『我們這邊有一位吃素的,要告訴他哦。』

『哦!』A護士回答著,頓時,我終於找到了答案,原來吃素的要告訴她們,大概要在血包上駐明吧!

於是我就火速趨身向前對A護士說:『護士小姐,我也是吃素的耶!』

她看了我微笑的回了一句:『沒有啦,我們是在訂便當啦!』

此時,全車大笑,而我,我只覺的好冷,真的好冷。

哪還等得到5~10分鐘,我拎著沙發上的衣服,趕緊下車要緊了。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