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我好幾回去美國散心,前幾回根本不知道,當時住在對面的一個小男生早已默默喜歡我;直到最後那半年,我終於跟小我十二歲的他交往。

他說他念南加大,我答應熱情邀約。

那天,我在親戚家門口澆花,對面有人開車回來,走出一個直挺挺的男孩,對我微笑點點頭說:「Hi!」我感覺他的笑容很可愛。

他是法越混血,留著一頭豪放的捲髮,有著一百八十八公分的結實身材及陽光的野性外表。

接著,他禮貌性的以華語說:「妳好!」我聽了驚訝,想不到他會說華語。

他第一句話就問我幾歲,我扭捏的說:「都三十一囉。」

對方卻討我歡喜的說:「不會呀,看起來比二十歲還年輕。」

他說他念南加大,只有十九歲,班上有來自對岸的同學,所以他會說點華語。

我們相處多天下來,他一雙完全牽繫我喜怒哀樂的眼神,讓我有著備受寵愛的感覺。

他的眉宇間有正氣,又似鄰家男孩,我們的話題單純又可愛,跟以往我所交往的市劊對象完全天壤之別。

夜深人靜時,我常痛苦的想著他,但理智告訴我:「他只有十九歲,絕對No!」

不過,我仍把持不住,有一天終於忍不住他的熱情邀約,答應坐他的車出遊,我們去的地方很單純,不是海邊就是碧草如茵的公園。

後來他為我買了一輛哈雷機車,因為他永遠把我說的話放在心上:「你們美國人的哈雷機車好正。」

從那天起,他只要學校沒課,我就會坐上他的哈雷機車,緊緊抱住他,迎著風面向金色的加州陽光,我們盡情向遠方奔馳。

我有受呵護戀情,卻驚見了洗碗工。

我覺得自己變年輕了!

心裡有種說不出的喜悅!

在外,他相當保護我,人多的地方習慣摟著我,怕我受到傷害;他對我的尊重,從我倆未有逾越的行為,以及連普通的親吻也沒有可見一斑。

他的背影是我的山,那是昔日戀情所沒有的呵護。

有一天,我和親戚去羅蘭崗一家中國餐廳吃飯,吃著吃著,我看到一個頭戴鴨舌帽的洋人從布簾子出來,把整盒的碗筷扛進去洗,我當場楞住,馬上跑進去,卻被人趕出來。

我被嚇到了,因為幾秒前,在我眼裡那個洗碗工人彷彿就是他。

當晚,我把在餐廳吃飯的事情告訴他,他一陣臉紅,講話開始結巴,後來終於面有難色的誠實以告,說那個人的確是他。

原來他高中畢業,覺得自己不是讀書的料,就在中國餐廳做洗碗工,所以才會說點華語。

因怕我看不起他,才編出他是大學生的謊言。

我有種受騙的感覺,從那天起,我有幾天沒理他,出門也不正眼看他,他也識趣的沉默了幾天。

晚上,我徹夜未眠,反覆思索,大學畢業的我,怎會愛上一個洗碗工?這豈不是讓人看笑話嗎?

想啊想我好愛他,送我回台他永別。

不過,他的確為我買了一輛哈雷機車呀!

那不僅是他辛苦的洗碗錢買來的,他還曾因為騎機車摔成重傷不敢再騎,如今又因為我而鼓起勇氣重新面對。

而我,已不再年輕,他都不在乎我人老珠黃了,天天任我撒野發飆,依然陪著笑臉找不到脾氣,我還嫌人家什麼呢?

想到這裡,我早已淚眼決堤,深夜跑去按他住處的門鈴。

他開門後,我馬上撲倒他懷裡痛哭,他把我抱得好緊。

從此,我們又黏在一起了,可惜我的簽證即將到期,我倆甜蜜不到幾天,他又開車送我去機場準備回台,因為之前我曾重傷了他的心,讓他失眠數日,又因工作體力透支,那天,他是拖著病懨懨的身體送我上飛機。

又怎知,他驅車回家的路上,可能體力不繼出了車禍,當場命喪黃泉。

人說時間是好的解藥,然而事隔多年,每當我想起這件事,仍讓我有止不住的淚水。

他是用他的生命來全心愛我,卻也因為我而犧牲了性命,這份椎心刺骨,是一輩子也抹不去的印記。

現在,我夢裡依然時常出現他可愛純情的影子。

他是我今生永遠的痛。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