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冬的清韻要隨季節溜走了,我卻依然彷徨在半城梅香半城雪的夢幻裡。

喜歡冬這個字,喜歡它無形中透出的那股清靈,那點薄涼,那股冷冷的矜持。

喜歡在這樣的季節,在通往冬最深處的路口,將一顆頹廢的心輕輕放逐在童話般的世界裡,靜靜地看,靜靜地走,靜靜地一如既往順著你碎碎的足跡追隨著那些明媚的過往。

終是無法忘卻冬日樓頭梅下女子,終是無法做到淡然如菊般安然。

這個冬,彷彿很漫長,又彷彿只是一低頭一回眸瞬間的短暫。

有人說;情至深處便無聲,冬漸濃時春已歸,誰又能告訴我,那份毫無悔改的念想該怎麼安放我才能釋懷?

心,好倦好倦。

於是,輕輕的寫下「傷感」這個詞,很想很想忍住不寫,很想很想忍到——忘記。

還很想一鬆手,放逐這些短短長長的心情文字,像候鳥一樣,追隨季節而去。

閉上眼眸,那些繁華的過往,便如過眼雲煙襲來。

一直都記得,你見到我時,一絲淺笑在你臉上輕輕漾開,如清風拂過春水,讓人微醺微醉。

一直都懷想,你輕攘紅袖,素手纖纖剪卻西窗紅燭,從此身影相映,消融長夜的淒清與冷苦。

然,拼盡一季的懷想與思念,都只是如季節老去而飄落的花瓣而已。

只能,拾撿起那些還殘留著你馨香的花瓣,篆刻下你的名字,珍藏在的扉頁中。

曾在夢月風花裡,纏纏綿綿,盈盈淺笑如花,玉扇青衫逍遙,並蒂鴛鴦羨。

鏡花水月中,繾繾綣綣,你珠釵錦帕粉黛,我星目劍眉清朗,連理雙蝶舞……

這些溫軟的思念就像纏繞在心兒上的蔓籐一樣,不屈不饒的延伸著傷感的觸角,終成了經久不息的疼痛。

一直你都明白,我是想念你的。

你說過,若你能幻狐,必會在每夜為我沏一壺清香流逸的香茶,讓我讀書從此不再寒冷。

你也明白,我是不會打攪你的。

我說過,我只能在心的某個角落,讓滿懷的愛意靜悄悄的流淌。

我們都明白,在奈何橋上,彼此還有一次無奈的輪迴。

於是,我不停地行走在人生每一條甘苦與蹉跎的路徑上,在淺淺牽盼的憂傷纏綿裡,千年綿延的夢魘總是如影隨行,淡淡地成為了遙遠的忘記。

在季節無限的輪迴中,花兒凋零殘落,歲月流年遠逝,但惟有永遠不能蛻變的是那來生與你再續前緣曾的承諾。

我不知所謂的遙遠是否會有盡頭,但我仍然會站在原地守候那個沒有盡頭的約定。

月圓時,圈你入畫中,月缺時,攬你入詞裡。

其實我害怕這樣的清醒,害怕這樣清醒的面對你,我只不過是阡陌裡一粒不起眼的塵埃,卻在無意間沾染了你的衣衫。

在你之前,我的心靜得沒有一絲波瀾,是否,那樣才是我的本色?

在想念你的時日裡,我便敲下這些近似傷感的文字。

或許有那麼一天,你累了,想我了,你就會看到這些飽含溫軟思念的文字。

我知道你會懂的,你一直都是聰慧的女子,如我們相處時,我一句話,一個微笑,你都是如此的默契。

注定了,這輩子對你的思念永遠都不會停歇。

哪怕,一個人的默然。

此刻,我正安靜的看著梅枝疏影的窗頭,清風明月,吹來花香幽若嗅,這一刻的溫柔,便似讓寂寥在心頭全都散淡了,待殘香染盡了襟和袖,能否還會記得花期醉酒,是晚還是晝。

但只見花開滿枝頭,又何再奢望長相守。

天不老,人未偶,總有一年好春,把長恨,盡數賦予庭前柳……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