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問我究竟愛著誰,那只是一個人的傷心。

別問我究竟愛過誰,那只是兩個人的荒涼。

別問我究竟恨過誰,那只是三個人的心碎。

我的左手,我的右手。

時間沒有等我,是你,忘了帶我走。

我左手過目不忘的螢火,右手裡是十年一個漫長的打坐。

很膽怯,黑夜中沒有一絲光線,我的哭喊誰都聽不見,你的臉,模糊了我的視線。

昨天的悲劇還在上演,走不出從前,更到不了明天。

沒有退路的起點,和沒有未來的終點。

假如命運的指輪只是為了這樣的生活而轉動,那我為什麼要聽從他的安排呢,當一隻它手中的玩偶,任憑擺佈。

命中注定,豈能強求。

我開始不知道如何去應付生活中的瑣事。

而令其向著一種壞的方向發展。

人們常說,凡事隨緣,上天自有安排,可我卻被虛榮蒙蔽了雙眼,上演了一場無法挽救的鬧劇。

所有的劇集都有結束的時候,當我的鬧劇到達終點之後,誰又能對我說:「沒關係,我們還有未來。」

而誰又能在終點等我,帶我走出悲劇。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