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開始的開始,不知道何時出現的感覺,朦朧得看不清任何事情,它被賦予多種神秘的色彩,而紅色,一直霸佔著中心位置,微笑在寒風中。

有一種話語沒有任何的解答方式,根本沒有人可以翻譯這種語言。

它的存在就好像一株長在天空裡的曼珠沙華,令人疼痛不已,它比夢想更遙遠,卻在每一個人的上方。

它的存在,就是一種折磨,是一種令人瀕死也願意痛不欲生的折磨。

誰都曾遇見過它,就像風一般的與每個人擦身而過,於是,每個人都記得當時的觸感,而忘記了當時所處的時間和地點。

或許記得模糊的一個片段,卻隨著時間變得越來越稀薄。

它被賦予了很多的名字,但是,每一個所包含的涵義卻都有多多少少的差異。

我不知道它在其他人的眼中是什麼,我更加不會懷疑它的存在,同樣的,我不會去消耗我的時間去奢望空中的曼珠沙華,它也只是一株花,是一株死亡時的美麗。

可是,卻有那麼多的人為它折服,因為,它是一株魔花,可以召喚人一生中最想珍惜的一切。

而我,不知道什麼時候,也會成為它的俘虜,像每個嗅到它香味的人一樣,每日看著朝陽升起而牽起一絲苦澀的微笑,為了一天結束時的落幕而閉上流淚的雙眼,直到永遠不會睜開的那天。

而靈魂也會被帶到曼珠沙華開放的地方,為離別,做一個死亡的祭奠。

每當我看著她離開時的背影,我都想到那株浮在空中的曼珠沙華,她開的如此美,青澀中略帶些傷感,因為他,所以她的背影總是充滿了等待的落寞。

我是一個局外人,不清楚她身為一個局內人的痛苦。

她總是因為他的一張照片而開心一整夜,也會因為他的一件事而哭一整夜。

她很有才華,她的文字只為了一個人而寫,彷彿她的存在只是為了他而活著。

或許像小說中寫的那樣,愛上一個人,就注定會因為愛而遍體鱗傷,那種傷痕不會留在表面。

卻深深的烙印在心底,隨著時間而腐敗,一直潰爛到心底深處。

這是曼珠沙華的毒,令人瘋狂,崩潰的毒。

是這種令人在死亡時卻依舊微笑的毒。

她從來都不需要施捨,她以她的方式活著,以她的方式去愛。

記得那個時候,還沒有下雪的秋末,她和他分手了,維持了四日的愛。

或許說,這根本不算是愛,也只是喜歡而已。

因為在他和她交往的日子中,他一直喜歡著另一個女孩子。

直到分手,直到彼此更加冷淡,他依舊喜歡另一個她,從來都沒有變過。

這不是浪漫,這也不是癡心,它是一種很微妙的情感,就像淡淡的花香,瀰漫在呼吸的空氣裡,慢慢毒傷內心,慢慢的令心靈潰爛。

我不知道她在看見他和另一個女孩子接吻時的照片是如何的感覺,我更加不明白,她為什麼會為了她喜歡的男孩子和他的新女友買單。

或許我都應該明白,當那兩人分手時,她是如何的生氣,她質問另一個她為什麼要玩弄他的感情,她會因為他和其他女生分手了傷心流淚。

這不是一個故事,這是一個真實的發生在身邊事情,隨著時間而發展,漸漸變成了歷史畫卷中的故事。

而我依舊做我的局外人,當著一個不懂局內人悲傷而瘋狂的局外人。

這樣處於局外的我,問過她這樣一個問題,「你究竟多愛他?」

她很堅定的告訴我,「如果他死了,我陪他死。」

當時我在螢幕的面前笑了,有些嘲諷的意味,又有些無奈的意味,夾雜些不解和感慨。

愛情,無論對於誰來說,都是一個很令人瘋狂的毒。

但是,我們可以自我解毒嗎?

我們也只能讓毒素流入血液裡而已。

於是,每個愛過的人,總是很憔悴的想起過去的往日,而消磨了自己的青春。

愛情,比曼珠沙華更毒,無形而帶有刺。

但是,我們寧可為了它成為一個死人,都不願意因為失去它,而活下去。

誰可以強迫她去活著,誰又可以強迫她。

只有局內人才知道局內人的真實情感,我們這些局外,都不好為這一段看似複雜的感情說些什麼。

窗外的冷風一直不肯停息,手指冰涼的似乎沒有了知覺。

天是陰霾時的銀灰色,半空中曼珠沙華的身影一直搖曳著,漫天下著紅色的雪。

美艷的令人歎息,彷彿是與死亡的告別。

現在,我是局外人,不知何時,我會成為一個為了它而瘋狂的局內人。

至少現在,我看到了她成為一個局內人的心情,活在混雜的空氣中,看著紅色的雪,內心看似溫熱,卻冰冷無比。

或許,我想的太多,可是,這種妖嬈的色彩,總是會讓人想起最不願想起的事情。

它是藏在心底最真實的情感,無論是什麼,都足夠令人流盡一生的眼淚。

如死亡一樣的花香,摧殘內心深處的城堡。

後記:沒有結束的結束,不知道何時落幕的感情,真實的像鮮紅的雪,搖曳在冰冷的寒冬,帶來驚駭的顏色,帶走一個又一個消失的情感。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