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我不知道,情這東西,往往能夠深入,卻難淺出。

我曾是月光下一滴渺小的露水,不小心濺濕你寂寞的心房。

於是,我想送你一些花店裡買的玫瑰,又怕你接受不了凋零後的痛苦。

從此,我便在你的夢裡開始栽下了有根的玫瑰,想讓愛的芬芳永不凋謝。

每天,我給花澆水的時候,太陽暖暖的,照在我身上,有一個詞可以概括:就是幸福。





直到有一天,情感披一襲裙衫,暖了深秋,閃爍誘人的光斑。

但我與你之間,隔一條思念的河。

真想有八仙凌空踏浪的本領。

可我只是一介俗世凡夫,在彼岸踮腳眺望,最後擱淺成一粒沙。

只能用自已的心靈溫暖自已,只能用來自情感上的雨澄清自已。

那時,我只想把我的情感,一步一步留在每一個深深的腳窩。

即使命運磕磕絆絆遍體傷痛,我依然微笑著對人生充滿感激和希冀。





你說,人有時嫁給自已最幸福,和自己對話最深刻。

我一直不信,但那些玫瑰花開得多麼真實呵,一瓣一瓣打開飛翔的願望,順著情感芳香的語言鋪開的道路。

當你乘一縷晨曦悄悄走進我的視野時,這才讓我相信,情感就像那只沾滿風塵的鳥,華麗的翅膀上滲出了血珠兒一樣的愛……





我也是一隻飛不出樹林的鳥兒,總是站在枝頭佇望,藍天只會以無垠的空曠嘲笑我的翅膀……

不是不願飛翔,是我感悟了人生的真實,往往離不開一些虛擬的劇情點綴。

更多的時間,都是兩手空空。

今日流動的夜晚,是我輕盈的翅膀,讓忽明忽暗的燈光,記下我飛行的軌跡和速度。

我瞭解了,有一種情比連理之樹更綠,比牽手之花更美。

今夜,我所有的醉、不眠、驚喜、夢囈,美過鮮艷的玫瑰花。





多少夏夜聽雨的幽清,多少歲月隔斷的凝望。

今世的緣份果真淺嗎?

淺得難道只能讓我們在每一片雪花裡互相懷念?

有人感歎:情是一片無邊的海,心沉得很深很深。

我渴望有一天,走到瀉滿陽光的海面上,做一朵藍色的浪花。

於是,我也什麼都不去想。

不去想曠野的流雲,不去想異地的創傷,不去想為等待你的到來,我的歌聲徹底流浪。

我只請求,你的臂彎能成為我溫暖的村莊嗎?





情和愛是水中交談的朋友,最淺的水是最深的河。

在眾人的眼裡,情感是歡樂的雀鳥;在眾人的歡樂裡,情感又是傷心的蘆笛。

你我都知道,寒冷的日子還有很多。我只想擁一爐火的溫熱,淡淡地記取,所有的夢在清早印變成窗上的霜花,消失在太陽的紅光裡。





情易深入,是什麼讓深沉的夜晚柔軟地飄浮起來?

是什麼讓幾縷溫馨落在我的心河上,成為我心潮澎湃無法拒絕的走向?

但對於我來說,淺出是一種說不出的傷痛。

我們默默忍受的淺出像一種精美的花紋,恨過愛過,有什麼能比我們內心更加空靈?

無言的淺出,更讓我們每一次的經歷,依然那麼燦爛。





一個個月夜從我們生命的樹上凋落。

我不知道,我應該愛它,還是應該恨它。

曾經的愛與恨被不肯歸去的雨季拽出縷縷絲絲稔熟的舊韻,無法讓人淡泊。

為了不讓自己到最後一無所有的淒涼,我們或者該為自己珍藏起哪怕是片刻的遐想和沉思。

因為,不管是情的深入,還是淺出,在許多不同的月光下,我們以不同的心境,傾訴過人生之夢,跋涉之難。

讓我們學會向所有的人伸出友愛之手,無論是困頓的歲月,還是順平的日子,都付出真情,不求回報。





許多年了,無法消去我對你的回憶和想像,陽光的手在我情感的家園,一直播種著歡樂和幸福。

在不容忽視的陽光裡,那只美麗的蝴蝶依舊在草尖上凝住不動,只有潔白的雲絮在水中飛翔。

我彷彿聽見你那停泊在沉思和回憶的港灣裡,傳來情感的濤聲和陽光的回應。





如今,在那夢裡栽植的玫瑰已唱響愛情,如一首春暖花開的麗歌。

你還說,一個人能有一次美麗或愛情,就足夠了。

可我的心是熱的、血是熱的,就像寒冷永遠抵不住春天一樣,我的心裡開滿了花朵。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