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一盞燭火,空蕩蕩地房間瀰漫著淡淡的煙草味。

窗外,一輪冷月,穿過沉靜的夜的長廊,浮現在遠遠的蒼茫的山岡。

月色如水,用他那涼涼的眼,注視我無處可藏的憂傷,今夜我的憂傷何處寄放。

黑暗中昏黃的火焰輕輕地跳動著,那是寂靜的心跳。

蠟燭然盡,黑暗吞噬了我,沒有反抗,沒有掙扎。

我早已習慣了漆黑一片。

習慣了一個人站在窗邊靜靜的凝望著夜空;

習慣了一個人坐在角落幽幽的點燃一支煙;

習慣了一個人聽著老歌輕輕的敲打著鍵盤;

而此刻,我的憂傷卻穿過黑暗,流瀉在我寂寞的指尖,穿過涼薄的紅塵,停在我記憶的深處,沒有人聆聽,沒有人相伴,沒有人惜憐。

而此刻,我只想用香煙來掩飾我寂寞的淚眼,只想用烈酒來麻醉我蒼白的語言。

只想釋放自己,忘情的撫動心中那根最敏感的弦,用聲音唱出哀傷,用文字寫出感動,一直一直。

閉上眼,似乎悲傷一下又沉澱到心底,太多的纏綿,太多的失意,太多的憂傷,太多的相思,直奔心底靈魂深處……

我醉了,回憶如蝶樣的翻飛,醉在這流淌著淡淡想念的夜裡,醉在這飄舞著柔柔月光的風裡,醉在這沉澱著幽幽盼望的心裡,醉在這孤單而漫長的黑夜裡。

我聽見窗外傳來風的歎息,沉重的歎息,我看見柔柔的月光灑落滿地,我多想,此刻有個人,和我一起,相依在這如水的夢裡。

誰?

曾在老歌裡唱著一生一世的相守;

誰?

曾在如水的文字裡說著風雨相伴的永遠;

誰?

曾在童話的愛情裡許下今生唯一的承諾。

風,別為我歎息?

風,你永遠不會懂,不會懂。





把夜點亮,那盞闇然的燭火,渺如茫茫夜空中的一顆流星,在寒風中微微灼燒,彷彿這個世界只剩下我,呆呆的、空空的。

我呢喃著那些所謂的淒美詞句,覺得自己若殘花一樣在空中盤旋,可是,淒美有何用呢,淒美給誰看呢?

誰又會給我安慰,誰又會為我停留?

我只是個落寞天涯的流浪客,靠著一杯酒,一支煙,自我的安慰,而蒼茫紅塵中,遙遙望去,漫漫一生,竹下小憩在何處?

冷風,吹過我的臉,透過一絲寒冷,寒冷的疼痛。

遠處有人燃起了煙花,我把思緒寫在煙花裡,盛開、消失、然後是漫天的孤寂。

煙花已經散盡,我依舊癡癡凝望,因為我看見了你。

今夜,寒風相伴。

今夜,孤獨相隨。

今夜我的憂傷何處寄放?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