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總要走陌生的路,看陌生的風景,聽陌生的歌,然後在某個不經意的瞬間,你會發現,原本是費盡心機想要忘記的事情真的就那麼忘記了,原來,愛也不過如此。

當明天變成了今天成為了昨天,最後成為記憶裡不再重要的某一天,我們突然發現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已被時間推著向前走,這不是靜止火車裡,與相鄰列車交錯時,彷彿自己在前進的錯覺,而是我們真實的在成長,在這件事裡成了另一個自己,在愛情的面前,我第一次,屈服。

也第一次成長。

傷太多還能多這麼多。

寫到這淚水已經就要流出來了。

這種心情,真的無話可說。

很傷。

在自己面前,應該一直留有一個地方,獨自留在那裡。

然後去愛。

不知道是什麼,不知道是誰,不知道如何去愛,也不知道可以愛多久。

只是等待一次愛情,也許永遠都沒有人。

可是,這種等待,就是愛情本身。

丘比特,他也不公平。

就會亂射箭。

結果射住了本身就感傷的孩子。

一段不被接受的愛情,需要的不是傷心,而是時間,一段可以用來遺忘的時間。

一顆被深深傷了的心,需要的不是同情,而是明白。

只是我們的錯過,我們並沒錯。

只是、我們的愛。

在贖罪。

躲在某一時間,想念一段時光的掌紋;躲在某一地點,想念一個站在來路也站在去路的,讓我牽掛的人。

嘴上說這。

我恨你。

我不愛你。

為什麼不現實些?

因為上輩子我們的愛。

在贖罪。

我不覺得人的心智成熟是越來越寬容涵蓋,什麼都可以接受。

相反,我覺得那應該是一個逐漸剔除的過程,知道自己最重要的是什麼,知道不重要的東西是什麼。

而後,做一個純簡的人。

明明簡單好過些。

但我們為什麼要選擇複製?

因為,上上輩子。

我們的愛。

在贖罪。

有誰不曾為那暗戀而痛苦?

我們總以為那份癡情很重,很重,是世上最重的重量。

有一天,暮然回首,我們才發現,它一直都是很輕,很輕的。

我們以為愛的很深,很深,來日歲月,會讓你知道,它不過很淺,很淺。

最深和最重的愛,必須和時日一起成長。

因為,現在我們的愛,在贖罪。

難道,什麼都要用我們的愛來贖罪嗎?

能放的時候,必須狠下心,咬出血。

那刀捅幾下自己。

那時雖然受傷,但我們贖完罪了。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