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魚兒:九二一地震不久,妳常常在我面前晃來晃去,紅著眼眶似乎想說些什麼,我拍拍妳的肩膀問妳:「妳是不是有什麼事要告訴老師?」

妳聽了,搖搖頭就跑開了。

前幾天,又見到妳欲言又止的神色,我藉故要妳幫我把作業簿搬到三樓的辦公室,在樓梯間,妳硬咽地說:「爸爸自從地震後已經好幾天沒有回家吃晚餐了…」

面對妳略帶憂傷的眸子,我眼眶也紅了。

當時,我的心在吶喊:「小魚兒,也許你爸爸再也無法和妳共進晚餐了!」

但是,望見眼前憂傷的妳,我的聲音凝結在半空中,啞啞的說不出話來。

地震過後,許久未見妳媽咪來接妳放學,我感到有些詫異。

妳向來是妳媽咪的心肝寶貝,她幾乎天天來學校接妳放學,為什麼地震過後,她就不曾在接送區出現過?

有一天,妳阿姨到學校來找我,告訴我你爸爸可能在九二一地震中身亡時,我才恍然大悟。

原來妳媽咪對妳爸爸生死未卜一事,感到心焦如焚,再也很難如往昔定時接妳上下學。

據妳阿姨描述,地震當天,妳爸爸要把大理石從花蓮運回台中,路經德基水庫時適逢天崩地裂的大地震,從此音訊全無。

這段期間,妳家人曾向警方報案,也透過各種管道尋找妳爸爸的下落,得到的回應竟是一張卡車遭擊毀的照片,而那輛卡車狀似你爸爸所擁有的,因此妳家人對妳爸爸生還的可能性均抱著最悲觀的想法。

大前天,一大早妳一進門口就追不及待地衝到我面前說著:「老師,媽咪說她昨晚有聞到一股濃濃的屍臭味,這意味著爸爸已經死了嗎?」

我的眼眶又紅了,鼻子一酸的問著:「小魚兒,妳也聞到屍臭味了嗎?」

妳天真地猛搖頭,聳起肩:「老師!昨晚我看到媽咪哭得很傷心,我一直安慰她呢!」

昨天,收假的第一天,妳抱著我說:「老師,爸爸已經死了,媽咪進入中橫把爸爸接出來了。」

哎!一個七歲的孩子要如何去面對父親的死亡呢?

妳媽咪原本是不想告訴妳父親已經過世的消息,她不斷告訴我,她想讓妳在沒有哀傷的氛圍下長大,因此妳媽咪才會騙妳說你爸爸到很遠的地方去工作,要好多年後才能回來。

然而聰慧如妳,在家人不經意的言談舉止中,妳還是知道爸爸再也不會回來吃晚飯了。

為了減輕妳對死亡的恐懼,我對著妳說:「爸爸己化作天上最明亮的一顆星星,每天晚上閃爍著光芒對妳微笑,今後妳若有什麼心事都可以對著天上的爸爸訴說。」

妳點點頭,從妳眸中我看到有一顆璀璨的星子跳躍著。

今天,妳面有愧色地說:「老師,昨晚我太早睡了!忘了和天上的爸爸說話。」

我拍拍妳的肩膀安慰妳:「沒關係!爸爸不會走掉!爸爸會永遠在天上看著妳,今晚有空妳再找他聊聊天,好不好?」

妳聽了,放心地笑了。

小魚兒,死亡對妳而言,畢竟太沈重。

雖然沈重,妳還是得面對,不過妳最最親愛的老師會陪妳一直走下去,和妳一起去面對妳父親的死亡。

而每當夜晚,妳仰頭看著天上一望無垠的星星,總會有一顆最閃亮的星星,永不缺席地聽妳訴說所有妳成長的故事。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