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別別,別過十幾年,已是過來人,歲月不停消逝。

我曾經天真過,單純過,哈哈笑笑,哭哭鬧鬧,已是落鍋的調味品,品嘗一回那過去的食糧。

留在空間中,亡在時間內,迎人生千百變。

或許沒有擦肩而過,遠處方見故人,已是物是人非,患得患失,曾經的感情只能埋藏在深淵裏。

或許今日碰面,對你有結識之心,可是種種異常情緒已阻塞我向你問好一句。

就此刻已經是患得患失,必然我心隨波逐流,你能原諒我像風飄蕩而過,不帶一點漣漪嗎?

其實所謂的憂心愁腸,亦是那樣的無奈結果。

千絮萬縷,也如謊話般千瘡百孔,奈何不了。

只需一份憐愛,手中筆也能揮灑出一丈朱墨。

盡管奮發、頹廢。

始終在人尾巴上挪動,一切皆無所謂,既憤恨也只能投下萬分不甘。

縱使你在顛峰上嘶嚎,也會成為飛翔中的跨下之穢物。

究竟何謂,只作困獸掙紮那牢籠,獸性就在侮辱中消沉。

起始只是不得已,終結在盡頭,程序已經成為過去。

人在土裏,只帶上一雙鞋子,踏實的頂著,一套衣服,阻隔著,一個面具,逃避著。

我還在悔恨。

興奮的哭著,其實你也不過為我的改變成為一種結局。

滔天的雷霆,我不逐浪,也不扛雷,處處便是陷阱中讓我踩。

欺騙,我只能帶上真實來抵制,而謊言你讓我帶著殘缺來體會。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