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影斑駁;為感歎吾;敷衍成舊;隔壁艷陽;靈魂自嚼;炫音自律;歎,不懂我。

陽光的刺激,停息不了心跳的頻率,山崖那邊的海,他在肆虐的狂嘯。

如此放肆的態度唯有天際能夠容忍他。

淚,有點甜,有點鹹。

眷戀的心放聲給大海,我的微笑開始疲憊了。

痛哭的面孔唯有大地記憶下。

隔膜是一層如際的距離,映在腦海中的只有一個堅定的承諾。

千萬不要說天長地久。

太陽的冉冉升起,光明慢慢滲入這層白色隔膜,最終還是會停留在逝去的生命盡頭。

焚盡了那最後的微笑。

只有點點溪水映進那冰涼的地際。

連這點斑駁的記憶都抹去它最後的疵點。

隨風飄過的草地上,那餘悸過後的氣息是滯留,還是替代。

問心無愧的望著天空的一輪明月說,那是滯留,你滯留過的氣息不可抹去。

敷衍的話不想再聽,黃昏地盡頭不想失去你的消息。

自身的靈魂漸漸停泊在樹梢上,遠處那幽靜的楓樹林中傳來了沁人心脾的笛聲,此時的我已經深深沉寂了。

海誓山盟已變成微笑的開始了。

一秒的逝去,把我的夢帶入了微笑的盡頭。

我只能歎息,歎息你不懂自己,許下的承諾是個謊言。

是顆逝不掉的眼淚,捎不去的心跳。

此時燃燒的火焰焚燒了過去的回憶。

一點點煙塵在空中飄落,沒落的心情自己讓它隨著溪水的流去。

糟糕的情緒,月光銀亮可見。

望天空璀璨星辰,歎自己微小如塵。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