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了,孤獨又慢慢割著,有人的心又開始疼了

騎著車子在落日的餘暉下奔逃,卻逃不出夜幕的降臨。

從小,就一直懼怕黃昏的時候,在暮色漸攏的時候,只覺得那漫無邊際的孤獨會一層一層地把自己包裹,就像一個量身定做的繭,沒有什麼辦法逃脫。

眼睛在這個時候,開始迷濛,幻滅的情緒一陣一陣地襲來,握著龍頭的手已經失去了知覺的控制,只想往河裡開去,往路過的大車撞去。

我告訴自己,別,別這樣!

你不管有多累,都要走到目的地!





愛很遠了很久沒再見了,就這樣竟然也能活著

可是,我真的很累了,只願馬上閉上眼,管他什麼生生世世,管他什麼聚散離合。

這樣行走著,是為了什麼,是為了還不完的債,還是為了流不出的淚,還淚就是還債,還債就必須得,讓淚流成河?

然而,我的淚,流到了哪裡,我的債,為了什麼,越欠越多?

沒有人能夠告訴我,我已經無能為力去思索。

河岸上的霓虹路燈閃閃爍爍,難道它也在嘲弄著我?





你聽,寂寞在唱歌,輕輕的狠狠的,歌聲是這麼殘忍,讓人忍不住淚流成河

寂寞會唱歌嗎?

我沒有聽見過!

可它是那樣完美地走進了我的蹉跎,像一個無懈可擊的魔術師,在不經意的時候,變幻了我的生活。

我無路可退,我無家可回,任憑自己在暮色的籠罩下手足無措,驚慌得不敢回頭,失落剎不了車。





誰說的人非要快樂不可,好像快樂由得人選擇

笑容是那樣的牽強,我命令自己也要笑著,讓哭泣躲在睫毛後面,把落寞當成一條乾涸了的大河。

思念是灘塗上掙扎的小魚,明知雨季已過,還在妄想著命運可以推脫。





找不到的那個人來不來呢,我會是誰的誰是我的

貝殼早已成了化石,山巒崩塌在地平線的盡頭,春夏秋冬已不復存在,剩下的,惟獨吹散雲朵的風兒。

我躲在天外靜靜的觀望,寂寞還是那樣的不棄不離。





你聽,寂寞在唱歌,輕輕的狠狠的,歌聲是這麼殘忍讓人忍不住淚流成河,你聽,寂寞在唱歌,溫柔的,瘋狂的

悲傷越來越深刻怎樣才能夠讓它停呢?

醉了!

為什麼還是不能忘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