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慢慢地降臨了。

草叢裡蟲鳴唧唧,此起彼伏。

有兩隻蚊子,歇在草葉上。

公蚊子吸了一口草汁,輕輕地推了推賭氣僵立的母蚊子,柔聲地哄道:「親愛的,你就喝一口吧,你一整天不吃不喝的,我真擔心。」

母蚊子鄙夷地看了一眼沾滿露水的草葉,不高興地說:「這麼淡而無味的東西,叫我怎麼吃得下去?你天天說天天說的,不嫌煩嗎?」

「你是存心要和人類作對麼?」公蚊子焦慮地看著她。

「你不知道人類準備了多少種東西來對付我們,那種氣味,我聞著就頭暈腦脹,你萬一…」

「你是個懦夫,知道嗎?」母蚊子冷冷地看著他。

然後振翅,從他身邊飛走了。





公蚊子憂心忡忡地看著人們的窗戶裡透出的燈光。

他知道她在裡面。

不知道為什麼,今晚他有一種特別不好的預感,這使得他停在葉片上的身軀不斷地發著抖。

他好想看到她,知道她安全,雖然他無法遏抑住她吸食人血的野心。

他突然悲涼地意識到,僅僅這一點?

也許就會把他們兩個都毀了。

露水更重了,他覺得冷,可是她仍然沒有出來。





他想到他們的前生,不是兩隻蚊子,而是兩隻企鵝。

生活在冰天雪地裡,整天愉快地邁著優雅從容的紳士步。

那時,他是一隻最優秀的企鵝。

深深地愛著她。

像所有準備求婚的企鵝一樣,他千辛萬苦地奔波著,去尋找石子。

他長途地跋涉,丟下一塊又一塊不太滿意的石子,摔得頭破血流時,他終於找到了一枚最精美最光潔的,他覺得只有這一枚,才配得上她。

可是,她和另一隻企鵝結婚了。

那個他,跟在後面撿,把他扔的都撿起來,送了她。

粗糙的,不完美的石子,但是很多,堆得滿滿的。

他傷心地退出了,但是追隨她,到了這一世,甘心陪她,做一隻蚊子。

他被一種揪心的等待煎熬著,拼了失去生命的危險,往人類的窗裡飛去。

果然看到了她,正伏在人的胳膊上,埋頭吸著,青色的翅膀在輕輕地顫著。

而他恐懼地發現,左臂動也不動的「人」正悄悄地抬起了右手。

「快躲開啊!」他撕心裂肺大喊,可是來不及了,她痛楚地蜷成一團掉到地上去了。

他飛近她,跪在一團血污的她身邊,淚如雨下。

她吃力地睜著眼睛望著他,靜靜地,也流下淚來,「可惜啊,真可惜。」

「你把我們兩個都葬送了。」

他試圖扶起渾身冒血的她,「為什麼,你總是不肯聽我的勸?」

「我知道,可是我沒有辦法,因為,因為我懷了你的孩子,它需要營養,草汁不夠,我必須吸血…我知道我會死,但是你會繼續活下去,人類不會傷你的,因為你沒有冒犯他們。」

她霎了霎瀕死的眼睛,微笑著說:「其實生了孩子,我也就會殫精竭慮而死,但這是即使受到千千萬萬人的唾棄,也要為後代提供最好的東西,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為什麼?你為什麼不早告訴我?」

我知道你疼我,如果我告訴你,你會替我去做的,那麼這會兒死的就是你了。

我捨不得。

如果可以為你生一個孩子,我也就沒有遺憾了。

我上輩子欠了你的,這輩子想還,結果欠了你更多。

上輩子,我們是企鵝。

其實我一直愛你,可是我卻嫁了他。

因為他送了我好多石子,你知道嗎?

我們生活在冰天雪地?

如果沒有足夠的石子做窩孵卵,我們的後代在出殼之前就會被冰層凍死。

你送我的那一枚石子,好美,晶瑩剔透的,可是那是愛情,單純的愛情支撐不了長久的婚姻和對兒女的責任。

我沒有嫁你,你恨不恨我?

他拼命搖頭,泣不成聲。

「是我不好,我沒有保護你,給不了你需要的一切,讓你受這樣罪…下輩子,我們做螳螂好嗎?在新婚之夜,你吃了我,為我生孩子,死在你的腹中,我一定會很幸福的。」

「不,不,我們還是做兩隻蟬吧,好嗎?天天喝著露水,快樂地唱著歌,小心,小心。」

笑容迅速地從她臉上抽走,她大大地喘著氣,淚水成股成股地流下,「快走,人來了。」

他回頭看了一眼,露出蒼涼而無悔的笑,「傻孩子,我們不是,要一起做蟬麼?」

「啪!」一聲脆響。

他在死前的一瞬緊緊地擁抱了她。

他們的血流在了一起,凝成一滴鮮紅色的眼淚。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