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

薄霧騰起之時,你暫別市廛熙攘,轉身踏入遠山的逶迤小徑。

花氣濡染的樹林,一踏入,你便被濃濃的香氣包圍。潮濕的霧氣中,混雜著的泥土的清香,幽幽馝馞花香,新生青草的芳香,一齊毫無保留地襲入你的鼻官,復甦你麻木的嗅覺。

曲徑通幽處,落英繽紛,旋舞而下,鋪陳一起起重重疊疊的往事。

於是,你從滿地華彩中,看見你無暇回憶的童年。

那裡有笑,有淚,有相聚,有別離。

不知不覺中,你步入一片竹林,竹子株株凜冽威儀,如仙風道骨的智者,如衣袂飄飄的聖人。

他們黑夜裡是要出來顯聖的。

三三兩兩聚在一起,把酒臨風,對月當歌,超然世外,怡然自得。

你的手細細撫過碧玉似的竹葉,想像著曾經,在竹林漫步的蘇東坡也與此刻的你一般,沉醉與光滑細膩而微涼的觸感。

風聲颯颯,綠濤湧動。

你彷彿看見王維悠然抱琴獨奏,聽見他隨風而逝的輕吟:「深林人不知,明月來相照。」

出了林子,已是落日黃昏。

遠方隱隱殘霞,雖洗去鉛華,卻依舊色澤變幻,流光溢彩:橙黃、酡紅、微紫、青黛。

葉間蟲聲啁啾,時而曼聲高唱,時而低回淒迷,如滿腹心事的女詞人。

這樣的蟲聲,卻徹底驚醒你一日的渾沌。

地上一串串深深淺淺的牛蹄窩,引你來到林子出口。

眼前頓時豁然開朗:

幾家農舍錯落有致,炊煙繚繞。

整齊的菜畦間,穿梭著農婦忙碌的身影。

老牛的眼睛,濕潤而誠懇。

你彷彿看見兒時的自己,踩著深淺不一的牛蹄窩,披著夕陽的餘輝,經過農家的菜畦,裡邊的鄰居張大娘,親暱地喊你的小名。

正沉湎於回憶,突然間,滿天銀輝,遍地瓊瑤;驀抬頭,已是星子閃爍,月掛梢頭,從未見過這樣的月兒,如一輪飛鏡,照徹乾坤,映透山河。

你想起城市的高樓林立,把天空擠得零碎,豐盈的月被壓的面黃肌瘦。

在這岑寂的夜,清泉叮咚,月兒盡展其仙容艷姿,水中倩影飄渺。

玉露泠泠,是否有鮫人在岸對月流珠?

流水汩汩,玉壺光轉,似將有水中女神出現,翩若驚鴻,宛若游龍,與你一起賞玩這月色。

你靜臥在草叢中,貪婪地呼吸著裊裊草香,直到它們染碧你的肺葉。

此刻的你,早已把城市的喧嚷蕪雜、燈紅酒綠拋至九霄雲外;此刻的你,不滿足於親近自然,而祈盼著能融入她奔騰的血液,洶湧,永生不息。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