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昏下班時,騎車經過仁武鄉的民族路,在一處棄置垃圾的垃圾堆旁,看見一位頭髮斑白、梳著髮髻、神色黯然的阿婆,孤伶伶的在黃昏車水馬龍的馬路邊坐著,眼角隱隱泛著淚光,身旁擺著一個老舊的木雕梳粧檯。

我好奇的停下車,走到阿婆的身邊,蹲下身來問:「阿婆!您怎麼了?為什麼一個人坐在這裏呢?不舒服嗎?需要我幫忙嗎?」

阿婆緩緩的抬起頭來看著我,眼淚卻如失串的珍珠般落下。

阿婆的穿著乾淨素樸,有一股婉約氣質,滿佈歲月痕跡的瓜子臉,仍然可見其年輕時的美麗。

阿婆哽咽的告訴我:「我跟兒子住在一起,最近兒子搬新家,媳婦嫌我的梳粧檯太老舊,要我把它丟掉,否則不讓我搬去住。」

這個梳粧檯是父母在我年輕時為我準備的嫁粧,已經跟我一輩子了,我實在捨不得把它丟掉,可是沒有人要。

說著說著,眼淚又掉了下來。

我看那梳粧檯雖舊,雕工卻非常精緻美麗,不要說是阿婆,連我都捨不得,既然阿婆說要丟掉,我便鼓起勇氣對她說:「阿婆您不要哭,梳粧檯送給我好嗎?我會好好收藏的。」

阿婆聽我願意收藏她的梳粧檯,用一種懷疑的語氣問:「你真的要嗎?」

我肯定的對阿婆點點頭,並一再向她保證,會好好收藏照顧,有時間時,阿婆也可以來看它。

經過我不斷的保證懇切索求,阿婆終於答應把它送給我,並且幫我把梳粧檯小心翼翼的搬上摩托車,然後依依不捨的看著我離開。

車行進時,透過後視鏡,我看見夕陽下的阿婆,仍然站在原地目送梳粧檯的離去…

把梳粧檯載回家後,我小心地用油漆刷及毛筆輕刷每一處角落的灰塵,整理過後,發現那是一個清朝的木雕梳粧檯,雕工極為精細,是一個美麗而罕見的梳粧檯。

我將它稍事整理過後,擺在房間,坐在梳粧檯前,看著略為糢糊的鏡子裏反攝出來的身影,想像年輕貌美的阿婆出嫁時嬌羞的容顏。

我想:「阿婆對梳粧檯的情感與不捨,不只是因為它的美麗而已,更多的是父母對她的愛與對青春生命的依戀…而夕陽下,阿婆所告別的,不只是一個朝夕相對的梳粧檯,更有她不再回來的青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