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千百年前放生的白狐。

那年、那月、那日,雕鞍顧盼的你,不經意間的一個凝視,便注定我前世今生的哀愁。

你深邃的目光及處,似青鋒般斬斷了萬千條歸途,我早已為你畫地為牢,再也回不到從前。

那日日的渴望,那夜夜的無眠,那輾轉的心事,那惆悵的幽夢,在你隨手播撒的溫柔中,瘋長成一株穿透歲月的相思樹,時時叩擊我脆弱的靈魂。

心頭,是永遠剪不斷的牽掛;眼中,是再也拭不幹的淚痕。

掙扎,是逃不脫的疼痛;煎熬,是躲不過的宿命。

我的寂寞,是心字成灰的烈酒;你的微笑,是無藥可救的劇毒。

想你,是我醒不了的酒;愛你,是我戒不掉的癮。

可你,注定是生生世世與我錯肩而過的那個人嗎?

雖然,紅塵中的你,是我千萬里繾綣的牽掛,是我千萬次深情的回眸。

可你,注定是點點滴滴從我指縫中漏出的幸福嗎?

雖然,人海中的你,是我夜夜唱響的脈脈心曲,是我日日寫下的盈盈思念。

但是這世間,始終沒有一條路,讓我可以與你一路同行。

終有一日,你我的背影,會一個向東一個向西;終有一日,你我的背影,會在對方的視線中漸行漸遠,湮沒於喧囂的塵世間。

不願去想,與君別後,將會是何等淒淒慘慘的心境;不敢去想,與君別後,該如何捱過清清冷冷的長夜;不忍去想,與君別後,該怎樣逃出思念和憂傷密密佈下的天羅地網。

我只想留住這喜悅的瞬間,我只想握住這眼前的快樂,我只想拼盡所有的溫柔和甜蜜,換取生命中最璀璨的絢爛華章。

漫卷珠簾,獨上蘭舟,請讓我用青春的嬌顏為你綻放一朵解語花。

不訴離傷,不訴別恨,只要你記得今夜的我巧笑嫣然的俏麗面容。

滿抱琵琶,輕撫柔弦,請讓我用婉轉的歌喉為你吟唱一曲喜相逢。

不訴離傷,不訴惆悵,只要你記得今夜的我浪漫如詩的美麗情懷。

緩步香茵,俏立花間,請讓我用深情的眷戀為你書寫一闕長相思。

不訴離傷,不訴幽怨,只要你記得今夜的我清靈如夢的花樣年華。

若今生的宿命早已預定,若匆匆的邂逅只是為了讓我們在日後的歲月中追憶如煙的往事,那麼,請讓我滿斟眼淚和歡笑釀成的胭脂紅,陪君醉笑三千場。

若彼岸的鮮花不為我開,若漫漫的人生只有眼前這片刻的光陰可以讓我依傍在你的身畔,那麼,請讓我滿斟愛戀和纏綿釀成的胭脂紅,陪君醉笑三千場。

若所有的結局都已寫好,若世間真的沒有一條路可以讓我陪著你一直走到天涯的盡頭,那麼,請讓我滿斟繾綣和柔情釀成的胭脂紅,陪君醉笑三千場。

遙遙地舉杯,默默地敬你。勸君更盡一杯酒,陪君醉笑三千場,伴君笑醉三千里!

好想好想,戀戀地依著你,依依地戀著你,伴你共歷風霜雨雪,和你一起笑醉生命中有你的每個日子!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