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關愛疼惜的幾句話,我看後哭了!

我的淚依然還不曾流完,仍然這樣的洶懦,這樣氾濫,我真不解為了什麼這樣,是我懦弱的表示嗎?

我是最後戰死的先鋒,我總算犧牲了感情讓意志去殺人的女魔,我何嘗真的如一般女子那麼懦弱呢?

我自認我素量寬人,不然,經此次打擊,能免於死,大概也免於幸吧?

陷入斯命之人,已不能拯救,而且無須拯救,你又何必為了我的頹喪而歎息呢?

人生大概是不能脫離痛苦的,如此纏綿悲慘哀艷的痛苦,是千百人中,千百年間難以遭逢的事,所以我當虔誠的向上帝的手中接受了這樣特別的禮贈,我無怨言。

更無怒容。

現在這種悼亡追悔的心情,是愛我的人最後留給我的紀念,因而,我要讚美珍貴我近日所覺到的一切異感,我笑著對離去的至親給我帶來的恍惚說無怨,我可以讓自己看似和以往沒有任何的差別,我更可以演繹出我捏造的虛偽與絕換,那麼,朋友,你又何須為我而倍增淒傷呢?

我以大愛的姿態赦免了一切折磨我的意念,我沒有勇氣去斬斷而破壞一切的忍心,就因如此,我才感到生不願而死不能的痛苦,我是多麼想讓愛我的人知道,這不是我所想我所要的啊。

可我無力抗拒。

越想擺脫,就纏的越緊,當幻覺將我的周圍樹立起圍牆的那一刻,我才知道,這一次,遠遠沒有我想的、別人說的那樣簡單,我苦樂於每日的不能安定,我悲淒的絕望於每一個有光的幻影,越演越烈。

往昔春華如錦的生涯,在我覺著是枯葉漂泊的命運,到如今真的到這種絕境時,我已無語能藉以比擬,才知道人間極苦痛的事是不能書寫不能言說的,朋友,那我又將要告訴你什麼?

今日,我更欣慰的窩在你營造出來的歡樂氛圍,讓我在那短短又長長的時間裡,找到自我,才警覺,原來這一切,都是可以驅除的莽徒,就如如此陰暗的天卻讓我發現的太陽的躲藏之處,我該言謝麼?

不!

我還是將所有的力氣凝聚用來善待自己,我好過,你會快樂,我努力的拯救自我,帶著你的企盼你的愛戀和你容易嬌羞容易泛紅的臉。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