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次想著要離開你,也多少次這樣去做了。

可是,在真正離開的那一刻,卻不捨,卻不願了。

我的腳步,依然停留在普廳河畔深夜迷離的燈影裡:我的長髮,依然飄飛在早早到來的每一縷春風裡;我的眼神,依然皴尋在和我擦肩而過的某一個肩頭;我的心,依然歡喜或者疼痛在這熟悉卻又陌生的街街巷巷。

你是給了我生命的地方,我的童年遠去在你的青山碧水間;你是賜予我希望的地方,我的夢想在你的懷抱裡起航;我的青春,不因你的貧瘠而不能飛舞,我的落寞,不因你的繁華而易弦更張。

你聽見我笑過,也看見我哭過。

你只是默默包容著我,任憑我的悲歡盡情地發洩,任憑我的喜怒無限制延長。

我愛著你,又恨著你,這樣的感覺無法找到源來之地。

就仿若我少年時,一次次登上李爺山脊,帶著期待和失落,探索傳說中那條直通大海的血籐一樣。

你的底蘊是一匹匹手織的藍色土布,你的美麗是八角林裡的環珮叮噹,你的哀愁是悶悶敲起的銅鼓,你的情懷是坡芽歌吟裡的地久天長。

山樑上的風曾經很冷,卻阻止不了我望向未知的遠方;河谷裡流往珠江的水,承載過我寫滿願望的紙船。

我問自己,真正可以,不留一點痕跡就能夠離開你了嗎?

我問自己,難道不用,不用一點留戀就能捨你別去?

我立足的根須還在吮吸著你的營養,雖然你沒指望我會長成參天的棟樑。

我放飛的靈魂很冷,在陌生的他鄉,沒有扁桃花開淡淡的芬芳。

愛的洗禮,恨的煎熬,風光和落魄,得意和淒涼。

在你的凝視裡,我都一一收藏。

我是一隻風箏,脫離不了你攥緊的線;也是一隻落群的雁,盤旋跋涉,還是在尋找自己的家鄉。

你終究是我孤旅最後停靠的站,你永遠是我循環流動的血液的心房。

不知不覺的歲月裡,你已經把我牢牢掌控;不疾不徐的時間裡,我已無法遠離你在不在乎的目光。

回得忐忑,回得安然的家,那只有你;放肆地流淚,縱情的笑的地方,你是唯一。

都市的喧囂與你無緣,你永遠是我在馱娘江邊見到的那個浣衣的村姑。

紅塵的浮躁你退避三舍,如同那位夕陽下荷鋤放歌的鄉間老漢。

我的富寧,我的鄉關。

我從沒用任何形式歌頌過你,不須表達,不須讚歎,因為我愛你如同愛我的母親那樣,把愛深藏。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