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幽得難以窒息的詼暗;月,皎潔得難以凝視的妖媚;心,安靜得難以聆聽的純淨。

緩緩地抬起頭,仰望星空,瞬間尋找失落的感覺;一個人的二十五歲,天空迴盪著渺遠的旋律。

心形長勺攪拌這那熟悉氣味的奶茶,透明的珍珠顆粒在其間漂浮不定,或許,愛情「青春」生活亦是如此,這一秒,幸福淡笑;下一秒,痛徹心扉。

春風吹散了嫣紅翠綠,卻扯不斷綿綿依惜;歲月斑駁了朱門高牆,卻帶不走依依深情;時光模糊了往日記憶,卻掩不住戀戀不捨。

一個人刺著那十字銹,一個人靜靜地把幸福埋葬,一個人在那十字銹的針針線線中淹沒那孤寂的靈魂~那,會是心靈最深的悸動,那,將是一輩子最痛的回憶。

依然是那深秋晚風,依舊是那幽藍深夜,仍然是那杯珍珠奶茶,仍舊是那刺一半的十字銹~無聲無息,陪我走過那或華麗的、或純樸的、或青澀的、或張揚的與生活有關的日子。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