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愛上了一個女子,我喜歡叫她淺淺,很純粹的,你聽,喚一聲淺淺,淺淺,多麼動聽,多麼悅耳!

讓人不自覺地產生一種疼愛。

我幻想著自己的靈魂無所顧忌的遊蕩在藍天白雲間,越過清純脫俗的雪蓮花,又漂浮到廣袤無垠的綠草原上。

不沾紅塵的絲絲紛擾,自在,飛揚。

夢中常常如此,半夜醒來,禁不住唏噓良久,點燃一支煙,不讓肆無忌憚的黑暗將我完全湮滅。

也曾想坐火車去很遠很遠的地方,去那片未經污染,美好如初的雪域高原,去牧羊,去放歌。

去體會那裡的淳樸民風,與那些善良,心中毫無瑕疵的人們同在,讓他們來撫慰我這顆已不堪重負的心。

如果今生是小鳥,那麼來世必定要做翱翔天際的蒼鷹。

如果今生是雨滴,那麼來世必定要飄灑在絢麗的陽光下。

如果今生是情深緣淺的好友知己,那麼來世會是什麼呢?

不想再去苦苦思索,只怕我一個轉身的距離,心又會來老了幾許。

我知道,在某個不為人知的遺世角落裡,一定會有一大片的藍蓮花在寂靜的開放,開放……

佛曰:「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著是,欲知後世果,今生做著是,體味佛理,我在舉步維艱的塵世中一步一步走向成熟,只是希望多年後的我,在變的圓滑世俗的同時能殘存一點點純粹的記憶,保留一份小小的善良。」

我也畫下許多因愛她,而熄滅的心,只是一生愛錯放的,是你的手,自由?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