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殤,過往,疼痛,宿命。

人生總在演繹著太多的關於。

其實,我們都一樣,為別人的故事歡笑著,卻為自己的故事哭泣著。

世界旋轉,四季輪迴,落葉飄過一季又一季。

我也一樣吧,刻在腦海裡的悲傷印跡,始終抹不去。

我知道,時間不曾為誰停留過。

雖如此,自己卻抑制不住那氾濫的情懷,繼續用文字書寫著自己的多愁善感。

那文字柔若無骨,透著一絲淒涼。

那微笑僵硬枯燥,有著一絲悲傷。

於是,想觸碰那些明媚陽光,讓快樂在指尖綻放。

只是,有些緬懷只在心裡停留過,當歲月都變蒼老,幸福卻還在離我很遠很遠的地方站著。

我的眼神也一再渙散,渙散後就在也聚集不起來了。

天空偶爾有候鳥飛過,可對我來說,這冬季似乎來的太早了。

天邊的夕陽,落的太匆忙。

余霞光還未照亮微笑,就讓人一再受傷。

突然想到童年的自己,那時高枕無憂,笑靨如花。

當時間的沙漏哽住我的咽喉,我變了。

時間把我們的純真泯滅了,還未來得及和童年說聲再見,歲月的流逝,就為過去劃下了句號,童年也就不在了。

有人說,風中的歌聲最是動聽。

於是,我站在風中,專心聆聽。

當風吹過,飄過我耳邊的,卻是蒲公英的哭聲。

是時間太無情吧,那些我們以為永遠不會忘記的人,最終成了彼此的匆匆過客。

散在天涯,虛無縹緲,伸手去挽留,卻留住了一地殘骸式的記憶。

「蝴蝶為花碎,花卻隨風飛。」

這應該是關於疼痛最好的解釋吧。

人生總是這樣,在不經意間傷害到別人,又在不經意間被別人傷害。

當往事已不堪回首,當我已握不住那青春的招牌,我想,悲傷已陪我度過了一季又一季。

那青春如寂靜的河流,蜿蜒流長,順著宿命,流向下一個渡口。

幸福花開在彼岸,我在此岸遙遙觀望,當憂傷化為灰燼,我就會到達那幸福的起點。

冬季的天氣變化無常,而我自己思緒也是變得很快。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