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涼如水,星爍若波,我用竹簡記下那些如煙往事,你離開以後,不知有誰來看我的滿地花黃?

我用闕闕殘詞記下篇篇相思癡語,從不與人說,「程將心事付瑤琴,知音少,弦斷有誰聽?」

即使說了也未必有人能懂,而唯你是不同的。淑質橫生,氣潔如蘭,我所寫的,我所怨的,我所愛的,我所恨的,你都能讀明白。

我用指尖勾勒春容,我用筆觸細描春秋,我在前塵記憶中的隱語,你都能一一解讀清楚。

恍若空靈的怨語,風雷之聲乍起,今生,我在古風琴韻中生,在竹簾幽夢中死,陪伴的是妖嬈的寂寞和心意相通的默契。

我不願用說,願以心聽,有時指天畫地的誓言也仍是蒼白,何必奢求永久的承諾?

今生,你會是我永遠的知己,縱使山水重疊,歲月輪起,風月紛起,年華老去,我依舊會在彼岸等你。

依稀,是江南河邊的採蓮女,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大漠輕紗中的仙人掌,固執的守望;是佛前古剎的兩株筍,盤根錯起,枝杈橫生;是碧波萬丈的兩隻扇貝,被飛翔的白鷗銜落,棲於萬深紅塵裡。

今生,我們在風中相遇,又於風中離開,既想見則思念,既思念則留戀,在我的歲月記憶裡始終有你的痕跡。

如陌上看花,依儂歸唱,緩緩而行,曳長裙於綠柳煙中,山水橫拖千里之外,若說緣淺,對面不識,觸肩而過;若說緣深,怎奈一年半載,轉身離開?

也許,相見是緣,既是這樣就不必奢求過多,點一盞明燈於心,常懷珍重,願使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心如流水,不息的淌著,染成點點的綠;念如紅燭,不停的燃著,落成寸寸的灰。

我用雙腳丈量那些無奈,你離開以後,沒有人再懂我,塵世俗間有多少人能理解我文字中的密密匝匝?

只有你,唯有你,手抵的總是我的痛處,但只是靜靜地看,默默地聽,心意相契時,言語卻成了多餘,無話可說的時候總是隱隱看見天使無聲的路過。

雨終於落下,似隔千年,葦香四溢,伴著蓮的清香,我在古齋舊亭中寫下墨香四溢的文字,也許,今生再也沒有人能懂我那欲說還休的情懷,淚看紅顏如花,只憶彼岸天涯。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