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要回澎湖老家,他也會要和我一起回去,而我們選的時間是15:25的班機,剛好16:00會抵達澎湖,稍做整理一下,我就可以帶他去觀音亭看夕陽、數星星。

我常告訢他,我以前唸書時,一有空我就會到那去看夕陽,因為我總覺得那裡很浪漫,所以很喜歡。

他總會問我:「那都和誰一起去的。」

我說:「不告訴你。」

天曉得我都是自己一個人去的。

為了那提早的半小時劃位,我們約在14:45見面,提早個十分鐘比較保險,可是現在都14:50了他還沒有出現,他是不會遲到的人,可是今天遲到了五分鐘,剛有打電話去過他宿舍,他室友說他早在二點就出門了,說要去買暈機藥。

暈車藥、暈船藥,我聽過,但是暈機藥沒聽過,可能是我不用這種東西吧!

突然間,馬路上傳來一陣好大的聲音,砰!

可能是出車禍了,心想著:『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這是我的習慣,若是遇到這種事,先唸三聲阿彌陀佛保那個人平安,不管是否有效,都給那個人一個祝福。

剛才打了幾通電話都沒有人聽,再打看看好了,因為我的眼皮一直跳:「喂!仲文你在那呀!」

心裡快氣死了,但是有人接電話,心中大石終於放了下來。

「喂!你是少年仔的誰麼人呀!他現在出車禍在小港機場門口的馬路啦!你是他誰人呀!快叫他家的人來。」

我傻了,那剛剛的車聲不就是他的,我不知我何時跑到現場的,我不知人到那去了,只知有人告訢我:「救護車載走了!到榮總了,還有少年人不知在急什麼,都沒看,都要變紅燈了還衝。」

我於是焦急地叫了輛計程車跟去榮總,接下來我不知我是如何過的,心中想的都是誰來告訴我這一切都是假的!

但聽到的都是:「你不要難過!人死不能…」

一個星期後,他家人幫他安葬了。

我孤單一個人回到澎湖。

每天,我還是都會坐著公車,去觀音亭上看著夕陽、數著星星,在回憶之中想著他…





曾經有一天,我看到一個很奇怪的女生,大概是一個大學生吧,為何可以斷定是一個大學生?

因為我直覺告訴我,向來它都很準的。

她在燒一張照片,沒有人告訢她燒照片不好嗎?

那好像不吉利!

她手中有一本相本,我想她一定是要把那一本燒完。

我就在這看著,等她要燒下一張時,去告訢她這樣不好,嗯!

覺得自己真是一個好人。

可是沒有,她燒完了一張就靜靜的看著夕陽了!

看來我沒機會當好人了,心中不由的昇起了一陣惋惜聲,但是那夕陽美景馬上替代了那個聲音,好美!

看著來來往往的人,我可以一下就認出,這是不是一個澎湖人或是台灣來的觀光客。

像不遠處那個女孩,她一定是到台灣讀書的澎湖人,回來過暑假的。

公車的時間快到了,我差不多該回家了,但那個女孩還是沒走,快沒夕陽了,人也漸漸散了,她還不走,等人嗎?

不管那麼多了,再多事我就要錯過車班的時間了。

接下來的日子,我每次來這看夕陽,她都會在。

有時我看得到她在燒照片,但有時我沒看到,心想大概是我太晚來了。

剛開學那段時間,反而一個星期沒到觀音亭看夕陽,突然想起時,心中緊張了一下!

不是別的,而是不知那個女孩還在不在那?

亦或是她也開學了,於是今天一下課就直接到觀音亭去了,沒看到她,是她還沒來?

還是她己回台灣了呢?

想著想著,那女孩出現了,我心中著實高興了一下,並且告訴我自己我今天要告訢她燒照片不好,她又拿出打火機了,我作了一個深呼吸,準備去和她說了…

咦!

不對!

她今天拿的是封信呀!

在燒了,臉上帶著笑容,好怪!

那我要不要去說呀!

想了想還是說好了,搞不好等會或明天又燒了。

我走過去:「妳好!妳知道嗎…」

「妳常都來看我燒照片!」

疑?

她怎麼知道我是來看她燒照片。

「妳是不是想說燒照片不吉利呢?」

她給了我一個好溫暖的微笑。

我只有點點頭…

「妳想不想知道我為何燒照片呢?」

我又點點頭,怎麼我想說的話她都說了。

「是燒給我男朋友的,他走了,在一場車禍、在送往醫院途中就死了!他告訴急救的護士說:『我會陪她看夕陽、星星!』之後沒多久就走了。」

不會吧!

怎麼這麼可憐。

「所以我每天到這裡燒一張我們的合照,代表我們一起看到了這個美景。」

「但是你今天…」

「對呀!我今天燒了一封信告訢他…」

怎麼我要問啥她都知道,這麼神…

「告訴他這是最後一張照片,我要留著,有那麼多張的我陪他看夕陽、數星星,我要這一張的他陪我過以後的日子。」

她哭了不再說話,我也哭了不再問話。

不久,我好想看她手中那一張唯一的照片,再看看她,她好像發現了,問我是不是想看,我說:「是呀!」

心中依舊想著她真的很神,接過照片,哇!真是一個帥哥,不怪她會念念不忘。

當然,她忘不了可能是深情而不是那美貌!

我的公車時間又到了,我走了,對她說了一聲再見,她對我笑了一下,依舊坐在那,我在車上一直想著她告訢我的故事,下了車,我看今天的星星比較早出來,我想,現在他們一定一起看到星星了。





而我現在的心底,也盈滿著和當時女孩一樣的淚水。

那天離開醫院前,護士給我一個東西:「這是他的行李,你先保管著,等他家人來了,請轉交給他們,暈機藥、相機、衣服、日常用品,放最上面的就是那暈機藥。」

他室友說:「他趕著去買暈機藥,說你可能會暈機。」

我說:「怎麼可能,我不是常在坐。」

他說:「你坐車都會暈車了,怎可能不會暈機呢?」

我聽得哭了,我不知要說什麼,來不及說的就是─-我不會暈機呀!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