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而入夏,夏而轉秋,秋而待冬,冬而更春,季季輪迴,流年暗轉。

聽曲律,道春歸。

守著一份如花的情懷,欲語還休,聽曲,入曲,聽心,懂心,處處思量,處處承念。

一曲一曲,一聲一聲,曲調悠長,曲音幽幽,韻律如高山流水般。

彷彿走進了一個遠古的時代,那些多愁善感的女子,薄紗長袖,胭脂微紅,填十六字令,填一剪梅,填西江月,唱「燈花耿耿漏遲遲,人別後,夜涼時,西風瀟灑夢初回。誰念我,就單枕,皺雙眉?錦屏繡幌與秋期,腸欲斷,淚偷垂,月明還到小樓西。我恨你,我憶你,你爭知?」

也唱「風乍起,吹縐一池春水。閒引鴛鴦香徑裡,手捋紅杏蕊。斗鴨闌干獨倚,碧玉搔頭斜墜。終日望君君不至,舉頭聞鵲喜。」

她們性情幽怨,卻也空靈,婉約,真真讓人歡喜。

噢,這一些些美麗傳奇的故事。

化為曲曲調兒,而我,有幸聆聽並心甘情願成為最忠實的聽眾。

念年華,斷腸處。

水雲間,閒坐芳庭,處處醉相思,解相思。

憶前事,心枉然,花事種種皆無落處,為誰呤,為誰把淚試?

誰又為已守,為已癡?

那些青春中最純潔美麗的瘋狂,今,何人記得許多?

何人仍執執相隨?

一紙鳴心,所有的花前月下,患得患失,千結萬結,都入了這紅箋張張,數不盡的呢喃。

思緒垂息,轉身已是天涯,一恍惚,歲月的痕跡便早早爬上眉心,寒了意,入了脈。

呵,看清,止語,繁華如夢,終懂得自己才是自己的主。

不染,無心,無慾。

流年裡如何如何的不安,這些刻在青春裡的憂傷,就讓隨著時光消消隱去,回不來是最好,一如那回不來的悲傷。

掩浮生,憑弦歡。

日子在風清日淡中糾纏不已,理想,人生,從最初的喜悅到現實的不安,也從年少的意氣風發到日漸蒼老的無奈,一步一步,我們學會了遷就,學會了沉默。

甚至忽然而至的災難讓我們措手不及,我們只能如一個小孩般大哭,無助在每一個角落囂張的吶喊,想不通是悲觀的源頭。

這幾乎是每個人都經歷的過程,緩緩流過,緩緩逝去,不管願意不願意,都是必須!

一朵花謝的時間需要多長?

一個人的一輩子有多長?

不知,不知,無法預知。

唯一能堅定的是,即便是剎那,也會因這日子的美而成永恆。

嗯,永恆。

我希望你們也如我一樣堅定。

堅定對日子的愛,堅定對生命的敬。

而我也不再願意把悲極的詞兒付於筆尖,我想有些東西總得經歷,總有過程才會悟出一些禪意。

況真的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比得上生命更美好。

好事近,歌桃花。

一切都在開始,一切都在結束。

悠然的日子裡,便是這樣閒情逸致,聽曲,聊天,曉風伴月,任何紛擾都不足為懼。

我並不認為一個人就一定是寂寞的,也不認為名利纏身才是最好,於我,只願做個洗盡鉛華,素顏歡唱並愉悅自己的女子。

因這心的歸處已然安靜,塵世如何將隨緣而致,盼不得,強不得。

人生數年,一片心,一紙意,一繁華,一荒涼。

終不過如此,不如字字清淺,句句安逸,淡淡以安,記得時,春盡桃艷。

春末,夏初,綠遍了滿山的寫意,也飄散了整季的花香,這個季節,初夏盈盈,沐春允暖,藏不住的鳥語花香。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